— 君酌 —

【SSLE】錯覺

SSLE||错觉

・CP:Severus Snape x Lily Evans

・学生时代的故事,主教授视角

・翻译主要使用人民文学翻译,部分才是皇冠版本

・私设莉莉和教授并无闹翻,一直都是朋友(?)

READY?

  那是在一个午后。

  霍格华滋的图书馆这时总是沐浴在温煦的阳光底下。

  斯内普喜欢这样的温度。

  不会太冷、也不会热得使人心烦意乱。

  冰冷单薄的文字在这样的光线之中显得稍微亲近人了些。

  霍格华滋的图书馆是无比安静的,周围只有学生们走动、取书以及翻页的声音,偶尔会有低声的谈话,但大多数时候大家都会施下静音咒好防止被扔出图书馆。斯内普经常看见有人会敲别人的桌子,询问是否能併桌使用。他无比庆幸自己在斯莱特林裡也称不上是什麽受欢迎的人物——起码绝不会有人打破此刻的宁静。

  他总是坐在图书馆最裡边的角落,那儿的窗户特别大,阳光也偏爱那处。他也是偶然间才发现这的,因为太裡面了,鲜少有学生会绕过禁书区与普通书柜的死角走到此处,不会有人来打扰、更不会有不长眼的人特意来挑衅。

  这裡只有他,和她。

  事实上,斯莱特林的宿舍已足够使人安静读书,双人房,本届的人数却是单数,斯内普理所当然地没有室友。他也并不排斥独自在房内研究,可是莉莉。

  他想见到那女孩。

  葛来分多和斯莱特林的不合并非一朝一夕,平时走得近些都会被閒言閒语、甚至是受到迫害,没有人乐见他们的关係融洽。

  他们少数能靠近些的时候仅有在相隔了两个学院桌的大厅、隔着一个坩锅的魔药课,以及现在。

  只有他俩的午后时光。

  莉莉有许多朋友,她需要花在他们身上太多的时间。

  而斯内普恰好相反,他有足够多的时间能去认真读书。

  这让斯内普有空闲能去辅佐莉莉偶尔不会的问题。

  莉莉·伊万斯只会这样求助于他,他们是好朋友,斯内普想,只有他。

  他们彼此都默认了对方的特殊性,就像斯内普一直以来都只看着那头如瀑布般红髮前进,莉莉也一直都看着那人走在炉烟袅袅的深渊。

  他们是不同的,可是殊途同归。

  斯内普一直都这样相信着。

  他喜欢这样的午后,没有别人,只有他们。

  这是他少数能够独佔莉莉·伊万斯的时刻。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他们没有人提出过要散伙的念头,更没有人想过这事。

  斯内普偶尔会想,这个时光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最好能够一直到毕业、甚至是毕业后也能继续,他们会共谱一个家园,莉莉会端着小饼乾坐在沙发上,斯内普会坐在他对面的位置。阳光将从落地窗洒落,将莉莉的红髮照得更加如火般绚丽,而这灿烂将把屋裡的阴暗一扫而尽。他们或许会一起继续读着书,自己看着新出的魔药期刊,莉莉则是研究着麻瓜的社会经济,遇上无法理解的还会皱起柳眉、咬着下唇,最后恍然大悟地点头打勾。也会戏弄地把手中的小饼乾靠近斯内普的嘴边,吸引他的注意力后狡猾地收手将饼乾吃掉。

  自己大概会不置可否地哼声,然后无奈地看着那时或许已经冠上「斯内普」姓氏的姑娘笑得如花般夺目。

  同样的姓氏。

  这是件多么值得人期待的事儿。

  斯内普并不喜欢那些所谓的语录。

  但有句话倒是说得挺好:在你在乎一个人的时候,即使是于千千万人裡,你也能一眼辨别出他的身影。

  霍格华滋的人绝对不少,但斯内普就是有办法一眼就认出那个熟悉的红髮女巫。在溷乱的大厅裡也能快速地寻找到对方所在的位置,然后看见对方也留意到自己的视线,扬起灿烂的笑容、用嘴型无声地喊了他的名字。

——西弗。

  不是斯内普,也不是西弗勒斯。

  而是尽显亲暱之情的,西弗。

  斯内普也会低声地喊一声莉莉。

  这声音小得连在他身旁的卢修斯·马尔福都没听清楚。

  可莉莉却在私底下问他是否身体不适,怎麽在大厅裡声音听起来那麽虚弱。

  瞧,这可真是把自己放在心上了。斯内普不着痕迹地勾起嘴角,按耐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吐槽莉莉一句难不成我们亲爱的伊万斯小姐有顺风耳麽?

  莉莉愣了愣,瞧见斯内普泛红的耳尖晓得他是不好意思后便开怀地笑出声来,说着这不是在乎我们家西弗才练就而成的嘛,两耳不听窗外事、专心听隔着两桌的西弗有没有受委屈。

  斯内普心裡喀哒一声,落了一拍的心跳。

  不妙,这真的不妙。

  他能不能有些期待?

  都说百炼钢终成绕指柔,斯内普将自己所有的毒液都收起、藏着自己的尖牙,只为了眼前洁白火烈的百合花。

  这花,愿让他摘否?

  他有意让他们之间的氛围暧昧不清。

  葛来分多的狮子看见时的气愤他压根不在乎。

  他甚至沾沾自喜。

  这是他的,是他的莉莉。

  是他发现的,谁都不能夺去。

  他们共享午后、在霍格默德时也会悄悄地和对方碰头,享受背叛世俗眼光的快意。魔药课时总是被教授分到一块,隔着烟雾看对方,总是不那麽切实的感觉,可这也模煳了他们之间的空气。福来福喜裡飘出的是莉莉身上的味道,清甜的洗髮水味,让斯内普都要怀疑起莉莉是不是偷偷在裡边滴了几滴。他有些发颤,故作镇定地问莉莉她闻到了什麽味道。

  莉莉顿时红了脸颊,有些嗑嗑巴巴地说是伊万斯夫人做的巧克力饼乾味。说完还刻意避开了斯内普的目光,强行把话题转向要如何改进一饮活死水的製作方式。

  斯内普忍不住笑了。

  这是花开的意思吧?

  斯内普也喜欢猫头鹰室。

  莉莉每週六的晚上会出现在那儿,她会在吃饱饭后的一个小时跑去那裡和她的猫头鹰联络感情,然后寄出给伊万斯一家的信。

  斯内普有时也会到那——当然,他没有任何需要写信的对象,但他偶尔会寄魔药期刊的读者回信给官方。莉莉总是大方地说要借他自己的猫头鹰,可斯内普总会拒绝。他并不想欠莉莉,何况莉莉家的猫头鹰两头跑也太累人了。

  斯内普会随意地让莉莉替他逮隻学校的猫头鹰就绑上信——这也不能怪他,实在是学校的猫头鹰太排斥他了。莉莉不只一次地笑话斯内普这件事,斯内普总是哼声不予理会。唯一会亲近他的猫头鹰仅有莉莉的,这点倒是和他的主人挺像,斯内普想。这一人一猫头鹰怕不是整个霍格华滋最靠近自己的生物吧?

  当莉莉和他都寄完信后,他们会一起走回城堡裡,斯内普会习惯落后莉莉一步,悄悄地让他们的影子牵起手。

  这样他也心满意足了。

  斯内普是晓得莉莉会和她的猫头鹰谈话的。

  有时候不方便和人说的,她通通都会跑来和她的猫头鹰说。而莉莉的猫头鹰也挺通灵性,莉莉所说的几乎都会影响到他。

  就例如有次和莉莉起了点小争执,那週莉莉的猫头鹰见他就扭头,还让他花了些心力才哄回来。

  斯内普一直觉得莉莉和她的猫头鹰挺像的,都有些小性子,可完全不使人讨厌。

  都是那样美好。


  他是真的以为莉莉喜欢他的。

  就在当他走进猫头鹰屋,看见莉莉的猫头鹰正亲暱地向背对着斯内普的褐髮男巫撒娇时还是这样以为的。

  在他发现莉莉的眼神开始频繁飘移时还是这样以为的。

  在他瞄见莉莉的羊皮纸角落有着奇怪的涂鸦时还是这样以为的。

  在他经过某个讨人厌的男巫时,闻见对方身上有熟悉的巧克力饼乾味时,依然是这样以为的。

  儘管这只是错觉。

  她只当他是家人。

  而他不是。

fin.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