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君李||深夜通話

CP:書記官君x龍王李
寫君李就是爽。
算是夢女(男?
曖昧期間。

/

  書記官其實是個網癮患者的事並不是什麼秘密,一如書記官只要超過十點就一律稱為「深夜」的事全海底都知道。
  書記官不喜歡講電話——嚴格來說,是不喜歡透過任何非當面方式談話。他總說這樣麻煩,而且不是面對面就容易陷入沉默。
  熟悉書記官的人都知道,要他接電話彷彿要他的命一樣,非必要不談話、手機萬年靜音,接電話全靠緣分。當然,如果你是書記官討厭的人,那他可能會接了電話就擺在一旁任你咆哮成河東獅也不在乎。
  他也鮮少主動聯絡誰。

  鮮少主動這方面,他和他的上司還是挺像的。
  龍王多半時候不需要主動聯絡人,自然會有人爭著打給他——這些電話都被魏總管負責處理掉了。他的QQ、微信、微博、Line,公事用的就不提了,私人用的除了家族群的訊息數字一再攀升,其他就是幾個重要聯繫人的聊天記錄了(當然,龍王絕對不會承認這當中有某個章魚巫師、海豚警官和神仙魚偶像,天知道這幾個人怎麼有他私人聯繫方式的)
  魏總管是龍王發訊發得最勤的一位,內容不外乎是要總管在非上班時間替他做些雜事——買藥啊、叫車啊。雖說如此,但訊息量也並不多。
  家族群組龍王是直接屏閉通知的,不用想也知道是某位自己就能唱一台戲的女性發的表情包和無聊笑話,他只需要偶爾上去呵一聲證明自己還活著就行了。
  巫師、警官和藝人開了一個群組,名稱有些丟人。但這群組龍王倒是挺常出現的——主要是經常被動艾特。三人輪流懟,龍王哪裡能不來互掐?
  最後是他的書記官了。
  寥寥無幾的對話紀錄,隨手一翻就能翻到頂層。

  「早安。」、「晚安。」、「(貼圖)」

  ——不要懷疑,這是正常畫風的書記官。
  頂多配上個顏文字。

  龍王有時候會想,書記官是真的想泡自己嗎?
  訊息冷成這樣,怕不是和仇人說話吧。

  而且早晚安還是一開始龍王傳了訊問事,書記官的睡覺時間到了,說聲晚安就立刻下線。龍王傳過去的一句「晚安」硬是被冷落到隔天才得來「早安」的回覆。
  換作是別人也就罷了,偏偏是那個口口聲聲說要追自己想正大光明被寫進龍王家戶口名簿的書記官、是那個平時話嘮到得叫他閉嘴的書記官,這要誰相信。
  起碼龍王覺得落差很大,心裡不平衡。

  偶爾書記官還是會發很多很多的訊息的。
  但這比率堪比書記官出差或是請假的頻率。

  ——這是真的。
  因著平時幾乎是零的聊天進展突飛猛進的時候,通常都是書記官沒有和龍王碰面的日子。
  龍王一直都相當疑惑不解,但也問不出口——他並不想讓某人知道自己挺在乎對方的訊息。幸好同樣有這樣疑問的人不只龍王一個。
  那天當總管好奇地問著書記官,為什麼聊天室裡和現實的反差這麼大時,書記官懶洋洋地說,既然現實可以講話、那就沒必要把想說的話留在那些格子裡。
  還特別裝逼地表示,傳訊息不就是因為想見——想說話的對象不在身邊麼?既然已經在身邊了,那訊息就是沒有用處的玩意兒了。

  說得有理有據,依然是書記官式的偷換概念。

  龍王原本是想吐嘈的,但是一想到那些在書記官不在的日子時變多的訊息,他又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懟這傻子的舉動了。

  或許聊天室一直空蕩蕩的也好。
  ——他們都在彼此的身邊。

/

  但是比起那些偶爾會變多的訊息,通話紀錄裡倒是從來就不存在著書記官的電話。
  一大主因是除非請假和出差,書記官基本上是寸步不離龍王身邊,通話自然就沒有必要。
  這導致了龍王現在接到自家二貨下屬的電話時,特別錯愕了。

  書記官能對天發誓,他原本真的不是想打給龍王的。
  起初他只是心情不好,想聽人說話,所以發了文看有誰能夠講話給自己聽。誰知道和人約好了,電話卻手滑按成龍王的號碼。

  書記官很委屈,但是書記官不說。

  ……好吧,書記官說了。
  龍王簡直要被氣笑,聽到某人沮喪地說自己是想聽別人說說話,不小心打錯號,還麻煩李先生掛個電話好方便他打給正確的人時,他脫口而出、為什麼不找自己?
  說完兩人都懵了。

  書記官尷尬的笑聲自話筒傳來,和平時不同、沒有朝氣的聲音敷衍地說何必呢?麻煩上司讓人特別不好意思。
  龍王挑眉,發出了不屑的哼聲。

  最後書記官深呼吸了一口氣,問龍王該不會是認真的吧,龍王嘲諷地回說自己何時不認真。
  罷了,書記官想,能聽對方和自己說話也不錯。

  書記官只好乖乖向另一人道歉,屈服於長官的美色當中。

  龍王沒有問書記官為什麼突然需要人陪伴,這是個人隱私,書記官不想說、再逼也沒有用。龍王更不會問今晚的反常,每個人總有那麼多不同的樣貌,何必強求人白天和晚上會是同一副樣子呢?
  龍王想替自己點125個讚,自己真的是世界好上司——他沒有意識到,就算是再怎麼體恤下屬的員工,也不會這麼做。

  時鐘滴噠,一分一秒流逝過去。

  龍王抬頭望向牆上的掛鐘,時間逐漸接近那人的睡覺時間。
  就在龍王以為書記官今晚都不打算再開口說話時,書記官出聲了。
  「李先生哇,」他用著平時的語氣,「有沒有什麼事情是你覺得自己應該遵守的底線——我是說,越過了這段,你就會覺得自己不配當人的那種。」
  龍王能夠想像到對方現在應該是趴在床上,緊緊抱著抱枕,眼神迷茫的模樣。他的聲音聽起來太糾結,以致於讓人一聽就知道情緒不穩的癥結點在哪。
  「我本來就不是人。」他是個龍。

  對面的人愣了愣,隨即大笑出來。

  龍王聽的出對方的笑聲裡多的是苦澀,但他也沒辦法去解決——在那人願意開口說明一切以前。他只能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踏進對方的世界,然後伸手將人拉出那片幽谷。

  書記官打了個呵欠,眼皮逐漸沉重下來。
  在意識迷濛之際,書記官聽著龍王的聲音,習慣性地喊了對方一句喜歡您,想和您睏告。
  本就沒指望得到回應的一句。
  

  還清醒著的大妖聽著對方漸漸平穩,變得綿長的呼吸聲,莫可奈何地嘆了口氣。像是要說給在夢裡的對方聽、也像是要說給自己聽一樣。

——晚安,好夢。
  

评论
热度(8)

2018-05-2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