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鳴佐】若世界沒你在旁(5)

‘Attention’ 
微我鳴 
私設多得飛起 
有莎拉娜存在、但是佐櫻未在一起(之後會有解釋) 
小學生文筆,努力不OOC TT
手寫稿快結束了,電子檔努力碼
前文點頭像

Ready?






           他的放手讓自己悵然若失、迷惘而空洞,下意識地伸手尋找。

           一切的傷害絕望艱辛懷疑失落惶恐、只盼能得他的驀然回首。

           那罷也甘之如飴了。







           難以習慣的事物多數仍是不易於改變。

           一如難以習慣同伴的逝世。

           即使是伴隨著死亡的出生也是。對於自幼便失了雙親陪伴的漩渦鳴人更是,他珍視著所有的牽絆。從在戰場上的結識,到澡堂外的相遇;從影級人物,到被列為流浪忍者、叛忍的人;從人、到尾獸。每一絲每一毫的絆將漩渦鳴人給凝聚出來。所以更加難以接受這些的逝去。

           他的話總是大義凜然,說著「等到大家都離開後」、卻又在他人悲聞傳至耳邊後屢次藉酒消愁——是也的確未曾有像今日的恐慌與偏執。

           能承受並不代表能接受。父母的二度消亡於自己誕生的日子,首遇的勁敵雙雙離世、恩師的逝去、師兄姐的離開、天才的翱翔,摯友的殞落。

           是,對於忍者——忍耐的人——這應當是早已習以為常、更甚者,該說是令人麻木的日常。他們畢竟總是走在生死邊緣。

           他承認自己仍是那麼天真。不能否認木葉待自己向來不薄——在任務上——三代是護著盡所能地避免困難於他——雖然亦有看在他上是初出茅廬的下忍份上。千手綱手從未讓他碰到任何黑暗——真正的——自己向來是說一齣就一齣,風風火火未曾介意理會任務失敗與否。想接任務就接,往往只選擇同自己相關的,奪還我愛羅、尋回佐助。千手綱手從未逼迫過他做任何他不願之事。在四戰時期出使雲隱、和奇拉比學習尾獸化,被限制無法出戰時,也是她給予了自己信任。

           她的厚愛、疼寵、縱容於他,更甚於對自己的徒弟。

           是想保留住自己這、同斷與繩樹相同的那份耿直單純吧。

           六代目的卡卡西亦是。是為著守護曾經的帶土。

           擔當上火影後、鹿丸連任兩任的火影輔佐,將過多的黑暗與身為暗部首長的祭共同背負起來。

           ──還有佐助。總將危險扼殺於懷。

           自己從來沒有碰觸過黑暗。被呵護得天真──不僅是木葉的功勞。

           於是如此軟弱。







           宇智波佐助摘下腰際間的鈴鐺。

           「漩渦鳴人你給我好好看清這是什麼。」他放下刁難的手,改勾起鈴鐺上的殷紅麻繩。兩個早已磨損凹陷的鈴鐺相互碰撞,仍能發出清脆的叮聲。

           「?」漩渦鳴人不是很明白宇智波佐助想要表達什麼。

           「這是我們曾經牽起的羈絆。」他握緊,「漩渦鳴人,你死了、是要九尾為你陪葬?」

           「之前老爸幫我修改了術式,我死後、九喇嘛也能回復自由之身。」

           鳴人搔了搔頭,「九喇嘛會替我守護好木葉的。」

           四象封印本來就是能帶著尾獸葬身亡泉的忍術之一,與九喇嘛通心後的自己也不想再讓牠被塞入別人的體內了。

           宇智波佐助都想狠狠地抽對方一頓了。

           榆木腦袋、朽木,不可開荒之地!這頑固不聽勸的性子半點未改!

           他承認自己並未將話給說完全,可這人卻也是冥頑不靈地過分。宇智波佐助略為惱怒地將手中的掛飾向下一摔,一腳踩得粉碎。

           「該死的吊車尾、大白癡。火影等級宇宙無敵世界超級大白癡!」他還是忍不住地罵出了聲,「我就是團飄忽不定的查克拉、就算你再怎麼滋養我也無法長存於世。」

           滋養?莎拉娜挑眉,在風趨近柔和時、她就已經將須佐能乎給收成一層薄膜──否則量她查克拉量再大,也無法負荷。聽聞關鍵字的她微瞇起眼,留意起了能量的流動。宇智波佐助身旁的氣流正緩緩進入他的脈搏、補漏起流散的部分。可補上的速度仍是遠遠不及消散的。

           漩渦鳴人無力地輕笑,「你還是如此執意地要斬斷我們的羈絆嗎?」

           宇智波佐助幾已無力再施放多少忍術。他漆黑如夜色的墨瞳對上對方,那人眼中的哀慟欲絕與乞求逕直撞入眼簾。他動了動手,僅存不多的查克拉又被分出了稍許,結成一球。

           「這是我最後的查克拉了。」他輕嘆,「消亡後、再見面也就是像帶土和卡卡西那樣,或是穢土轉生。」

           宇智波佐助繼續將查克拉注入那球狀物內,自己的身影倒是愈發淡薄。「寫輪眼向來都是能看得最遠的眼睛。」

           「不、佐助你停下,不要再繼續了!我會……我、我會用尾獸查克拉救你的!對!我可以先用陽之力、能用穢土轉生再讓她使用輪迴天生……這樣你就不會離開了。」漩渦鳴人的意識空間再度扭曲了起來。「佐助你別這樣……」

           是哀聲的求,是撕心裂肺的苦求。

           他的生命與心都繫在那上頭,微乎其微的可能。似乎是只要那薄唇輕啟,吐出的是一個正向承諾、自己便能得著救贖。

           漩渦鳴人一生求過許多人,多半都是為著眼前這人。

           可將生命也擺在秤砣上的請求、這還是頭一次。

           「我討厭穢土轉生之術,」佐助一揚眉,「就連鼬也難以擺脫束縛。」

           「算我求你了……佐助、沒有你,七班就不再完整。」

           宇智波佐助向前邁了一步,身子趨近透明。

           「漩渦鳴人,該清醒了。」

           他將手舉高、環過對方的脖子。

           「我們有機會能再見、不,是我們必然會再相見的。」

           漩渦鳴人開了口、而又閉上,最後的呢喃耳語莎拉娜聽不清。

           意識空間的迅速碎裂讓她再度下墜,混沌的灰白與墨色將她給包覆住、黏膩的觸感她還來不及掙脫,就深陷其中。

           連須佐的外殼都消失於其。

           莎拉娜試著再度發動、卻又再度愕然地發現連自己的眼睛也退回了墨色──除了已然定型的輪迴眼。用左眼探查四周,是空無一物。並無絲毫的查克拉殘留。她心下一動、將手摸入自己的忍具包。

           似是經過一日、經過一月、經過一年、經過數十載。恍若隔世,又似是一瞬。

           莎拉娜並不清楚月讀能撐多少時間,也解不開術。

           無盡的黑纏綿在四周。

           僅有持續、不間段的失重感讓她尚覺自己仍是活著的。

           也許是漩渦鳴人的報復?她不由得想,何時才會碰地?

           距離現實又有、多遠?




                            TBC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