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GGAD】最初,也是最後。

【GGAD】最初,也是最後。

 

 

‘Attention’

#極限挑戰60分040 題目提供,但還是超過了(哭

●cp:格林德沃X鄧不利多

 

                                        Ready?

 

「那是他們最初、也是最後的一場戰役了。」

        「蓋勒特‧格林德沃敗給了阿不思‧鄧不利多。」

        「從此被囚於紐蒙迦德,至死未曾離開。而勝利者則是將自己困於霍格華茲中,兩人再無相見。」哈利讀著麗塔‧史基特重新撰寫的『鄧不利多生平』書扉上所寫著的文字。他突然想念起那位白髮蒼蒼的老人,不知他在天上、是否安好?

 

 

        阿不思‧鄧不利多嘆了口氣,終於將男孩給送回現實。

        哈利對自己說、他所瞧見的,是王十字車站。

        鄧不利多歪頭思考,大概是因為那是哈利脫離虐待的第一站吧?所以才會印象如此深刻。

在這裡的人、只有兩種。一種是在此等待重返現世的人,另一種,則是於此尋找迷茫答案好去梅林國度的。

        自己是後者吧,鄧不利多想。從死後、到現在,自己一直在這個地方逗留。

        鄧不利多所看見的,並不是王十字車站那規格整齊的所在,而是一片美麗的草原。

        那草原上的蝶飛舞、花兒芬芳,合抱之木所撐出的陰影本應令人放鬆、可鄧不利多卻感到心慌。──這是他與他相遇的地方。他害怕在這裡看見他──就算他明知這是不可能的──抹滅不去的恐懼縈繞心頭,似是在嘲笑自己的懦弱般。

        「Gel……」鄧不利多倚靠在樹旁,坐在草地上、看著眼前的美景。他回憶起哈利剛告訴他的事情。

        ──可他到最後都未曾說出魔杖的下落。

        ──我親愛的孩子,也許是因為他也發現自己的荒謬不堪吧,所以想要贖罪。

        ──又或許是、因為那是你的墓,鄧不利多教授。

        因為是自己的墓嗎?鄧不利多苦笑了起來,但願不是如此。

        為甚麼,要掛念著自己這個親手將他送入囚禁的人呢?牽掛將他送入暗無天日的──曾經是建來做為兩人居處的──監獄的人呢?

        鄧不利多看向天空,蔚藍色的雙眸映出另一種蔚藍。

 

 

           「Gellert.Grindelwald。」

這大概是鄧不利多窮盡一生也無法遺忘的名字。

           那時金髮少年笑吟吟地伸出手,對著同年的褐髮少年。

           「Albus.Dumbledore。」

           巫師的名字是擁有強大魔力的,有些人只要得知對方的全名便能詛咒人。在當代,許多人的相交不過僅僅報出姓氏,沒有教名。──就算這種魔法的使用方法後來消失於歷史當中。

           可兩名少年卻交換了姓名。

           這等同是將性命交託在他人手上

           那時仍年輕著的初代黑魔王以及之後被稱作最偉大的白巫師兩人,可曾想過自己會與對方兵刃相向魔杖相指?

           若是想過,那麼當時還會握上對方的手嗎?

           無從得知。

 

           此時的他們,正因遇到知音而喜悅著。

 

 

           鄧不利多嘆氣,自己到底送了多少人離開?

           路平夫婦、衛斯理雙胞胎中的其中一位──至死,鄧不利多仍然分不出他們兄弟倆的差別──、西弗勒斯、鳳凰社的眾多同仁。

           也許不能說是送他們離開,該改口為帶他們到梅林國度。

           鄧不利多知道通往那處的門──這也是後來才知道的。從他的空間看、就在樹旁屋子的大門。可他僅能帶領他們前往,自己卻無法開門。

           並不是梅林對那下了禁咒之類的,僅僅是因為房屋的主人。

           Gellert.Grindelwald。

           他知道,當自己開了那扇門,就能進入梅林的國度休息。就算那門僅咫尺之距,可他仍然伸不出手。得了吧,自己果然是個膽小鬼。鄧不利多自嘲著。

           金褐色的門上雕著一朵美麗的紫丁香、有著魔法的照料,花朵栩栩如生。是自己以及格林德沃共同喜歡著的花種。

           ──Gel,為甚麼你會喜歡著紫丁香呢?

           ──也許是因為他的花語吧。Al你知道嗎?紫丁香的花語啊,是光榮、美麗、寂靜,以及……。

           後來呢?後來對方說了什麼?

           鄧不利多絞盡腦汁也想不起來那時金髮少年薄唇輕啟、吐出的美好嘆息。

           將共同喜歡的花朵,穿在身上。以此紀念著對方的自己、也真夠可笑的。想盡辦法拉近距離,可明明身處天涯海角、跨過海洋越過山頭,國界的分割。兩座截然不同的高塔囚禁的是背道而馳的朋友。

           是朋友?朋友。

 

 

           空無一人的山頭,迎來了客人。

           ──也許該說是主人。

           「Al?」熟悉的華麗聲線、略為低沉卻宛如箏般清涼,與另一股大提琴似的嗓音不同。

           阿不思‧鄧不利多緩緩睜開雙眼,仍有著睡意的眸子努力聚焦、看清眼前的人影。

           「Al,不要睡在這裡,風大。」青年伸手,將還未完全清醒的人給牽了起來。他將對方被壓亂的褐髮給攬至耳後,細心的將衣服上的泥土給拍落。「進屋裡吧,Al。」

           鄧不利多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後,猛地驚醒。

           「Gellert?!」

           他訝異地看向金髮青年,對方的臉上並未有因歲月而造成的痕跡,仍然有著年輕時的意氣風發,可金色的、曾經驕傲著的眼眸,卻有著無可抹滅的滄桑。

           這張臉龐、就是過了多久,他也忘懷不了。

           與眼睛顏色相同的長髮,被暗紫色的髮帶給紮在腦後,德國人特有的嚴謹被刻畫在臉龐上。身旁的戾氣被削弱了不少,阿不思眼眶一熱、這是他所熟悉的人,卻又是如此地陌生。

           他們分開太久了、久到他們錯過了對方太多。

           阿不思驚奇地發現自己手背上的皺紋消失,他從那熟悉的金眸看見自己的倒影,那是年少時的自己。蒼然白髮也轉回褐色,長至腰際的鬍子也消失、阿不思想過那怕一千種與蓋勒特相遇時的情況,卻未曾想過這樣的第一千零一種。

           他知道,蓋勒特是會回到梅林身旁的,他明白。對方並不是邪惡、僅僅是追求榮耀罷了。

           所以自己一直無法對他痛下殺手,就算是在那最後一場戰役的時候,自己也只是奪走了對方的魔杖而已。

           鄧不利多抿著唇,蒼白的臉龐卻又有著被激怒的泛紅。

           他仍然是害怕著見到對方的,那抹煞不去的愧疚感並不亞於斯內普對莉莉‧波特的。

           「Al,你的世界有甚麼?」

           格林德沃猛然開口,堅毅的線條因為勉強勾起的笑容而瓦解。

           鄧不利多皺眉,困惑於突如其來的疑問,卻仍然是做出了回答:「草原、大樹,以及房子。」

           格林德沃的聲音總是讓鄧不利多無法說謊,潛意識裡仍然是願意聽從對方要求的自己,無論過了多少年也無法擺脫。這也算是另類的被馴服吧,鄧不利多望天。

           「那麼你要不要猜猜看我的呢,Al?」

           格林德沃閉上雙眼,讓人猜不出情緒。

           「德姆蘭?」

           「是紐蒙迦德。」

           「我可不知道你有著這種被虐傾向。」也許是被某隻蛇王毒舌久了,鄧不利多忍不住挖苦著對方,就算內心似乎明白著理由。

           格林德沃笑了,這次倒是比前面的苦笑還要更像個笑容。

           「是剛建造起來的紐蒙迦德啊,Al。」

           鄧不利多睜大雙眼,後又嘲諷的說著,「那又如何?」

           「門上的紫丁香還美麗嗎?」格林德沃又再次沒頭沒尾的問道。

           「一如當年。」鄧不利多快速地回應,而後才察覺到不對勁。「你怎麼知道?」

           格林德沃睜開雙眼,眼眸中重新充滿光芒。

「因為你騙不了自己的心。」

           「Al,雖然說這句話有些慢了、但是,你願意跟我一起到梅林那嗎?」

           鄧不利多想起來了。

           「就算你不原諒我,也無所謂。」格林德沃握緊鄧不利多的手,一字一句、慢慢地說著,金色的眸子對上蔚藍,當中僅有著少年的倒影而無其他。「我們一起回去吧,好嗎?」

           他可曾如此卑微的請求過?

           鄧不利多低下頭。

           他想起來當時對方說的話了。

           ──紫丁香的花語,是光榮、美麗、寂靜,以及初戀。

           死後的世界是不會騙人的,鄧不利多苦澀的笑了,既然門上所刻著的是那美麗的紫丁香,也許自己得放下堅持、相信梅林一次?

           「一起嗎?多麼久遠的詞彙。」鄧不利多也回握住格林德沃的手。

 

 

 

Fin.

 

 

後記

與 @綷綰.  的交換文#

GGAD苦手的我(躺平)覺得沒有抓好這對的情感TDT

這裡的格林德沃其實因為時間差以及糾結的時間比較短,所以一直待在梅林家等候新娘歸來(#)可是遲遲等不到對方的初代魔王跑去找梅林要老婆(欸)梅林表示:自己老婆自己接好嗎?

總之就被踢出來接老婆了ODO

接老婆時看到老婆在那邊苦惱的魔王也突然害怕起來,怕被老D拒絕。

這對真的超級虐TDT邊寫邊想到當時GG死前堅持不透露出老D墓址的樣子就好難過((((

對了這裡私設,剛建造起來的紐蒙迦德其實是老D跟GG的家ODO

是GG想蓋給老D的驚喜,不過後來卻變成了囚禁自己的所在。

努力HE了還請ㄐㄊ笑納

祝,看文愉快。

 

                                                     君酌2016/5/15  11:57


评论(7)
热度(15)

2016-05-16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