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Snarry】Draught of Living Death

【Snarry】Draught of Living Death

 

        「Potter,倘若我把水仙球根粉末加入苦艾草汁內,會得到什麼?」

 

 

           早已重生過一次的Harry對這個問題不感陌生。

           “A Draught of Living Death,professor.(一飲活死水)”不卑不吭的語氣。

           Snape訝異地看向Gryffindor中、那名瘦弱過分的男孩。──不該是這樣的,和上次並不同的回答。Snape內心的警鈴直響,不祥的預感幾乎將他淹沒。

           他看見黃金男孩平淡的與自己視線交集,不、不能說是平淡,湖綠色的雙眸悵然,他並未看漏。然後他聽見那稚嫩的嗓音再次於教室響起。

           “Professor Snape?”

           Snape似乎感覺到那男孩的隱忍藉著視線的相交傳遞了過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你們為甚麼不抄下來呢?」

 

 

           Harry發現Slytherin蛇王的不對勁,但並未打算開口。

           他說不出自己為什麼明明打算藏拙,讓自己像上一世那樣、安安分分地坐著一頭被蛇所刁難的獅子,讓Snape至少能解些對James的不滿。可他卻仍然回答了。

           也許是對於來到魔法界、第一個問題的執著?得了吧,Harry撇了撇嘴。

           充其量不過是對生死水的熟悉,畢竟是自己多年來的好夥伴。

           可Lily呢?

           Harry的視線穿過了坩堝的裊裊白煙。

 

 

           那見鬼的、該死的坩堝殺手!Snape忿忿不平地想著,Merlin的吊帶襪,他就不能有哪怕一次也好、停止糟蹋那些坩堝嗎?

           「Mr. Longbottom……Gryffindor為你的失誤、扣五分。」Snape勾起一個狡猾的笑容,「Hmm……Mr. Potter,也許得因為你對同學的、該死的!」

           Snape大概幾輩子都無法明白為甚麼有人能將最簡單的疥瘡藥水做出如此大的殺傷力──有鑿於某位綠眼巨怪差點殘廢──當然,這是後話。現在的Snape正一手抱著被『波及』到的救世主,一邊快步前往醫療翼。

           Fuck、Shit,該死的Merlin、明明上次是Longbottom家的小鬼受傷,這次怎麼輪到Lily的孩子了?見鬼的Merlin。

 

 

           Harry為Nevile加了盔甲護身,卻忘了給站在他前面的自己也加上。

           爆炸的藥水噴濺到自己的身上。

           他感覺到背部的灼熱,直接接觸到的手腕更是焦黑一片,感覺不到其存在。噢Merlin,Harry忍不住呻吟出聲,要知道Pomfrey夫人的咆哮可不好受。

           「該死的。」Snape不悅的聲音傳來,Harry發現自己離開了地面。等等、離開地面?

           Harry簡直想給自己一個Avada了。

 

 

           當Snape拿著Poppy所要求的藥劑重返醫療翼時,Harry正和Dumbledore談話著。

           「Oh,Severus,我親愛的孩子。Harry的遭遇真是令人難過,對嗎?」Dumbledore笑瞇瞇地咬下一口小圓餅,蔚藍色的雙眼卻絲毫不含任何笑意。「我想,也許盔甲護身是個好咒語?」

           Snape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而自己正步步朝真相走去。

           “I’m not your son, Dumbledore.”煩躁使Snape連諷刺都省略了。他看著病床上的男孩正平靜地喝下五顏六色的魔藥,連個眉毛都沒皺過。也許是習慣了魔藥的奇怪口味?Snape迅速地否定了自己的猜測,現在的Potter才剛進入魔法界。──那麼、也許是因為Dumbledore在的緣故?Snape不無惡意地想。

           「也許你會需要些生死水?畢竟在一天內受到如此的衝擊。」Dumbledore慈愛地揉著Harry的一頭亂髮,「我對那、感到十分抱歉。」

           Harry苦澀的笑了笑,「這並不是你的錯,教授。」

           Snape看見那孩子逆著光,無聲地說著。

           “It’s mine.”

           醫療翼陷入一片寂靜。

 

           Dumbledore離開了,離開前對Snape投以的複雜神情使Snape疑惑不解,如今才想起手中那握得死緊的瓶子。

           「Mr. Potter,我恐怕你得再多浪費一瓶藥劑了,有鑿於你偉大的校長開口。」Snape將藥瓶用漂浮咒傳向前,「那麼,我假設我們尊貴的救世主閣下、並不需要他卑微的老教授的陪伴才能入睡,請容我告辭。」

           Harry晃了晃瓶子,他看向黑袍的男人。

           「教授,生死水是由什麼製成的?」湖綠色的雙眸清澈。

           Snape不能理解Harry為什麼突然問,「啊哈!原來我們的黃金男孩腦子裡都是芨芨草?否則又如何會如此迅速地遺忘他可憐的、魔藥教授的問題?」

           Harry並未作答,僅僅只是看著對方。

           Snape在心裡嘆了口氣,「水仙球根粉末加入苦艾草汁,也許我該為Mr.Potter的好學為Gryffindor加分?」

           「為什麼不加入蛇怪的皮精製?」Harry仰頭,一口氣喝完瓶中物。

           Snape終於忍不住表情上的疑惑,「我以為,蛇怪的皮並不易取得?」

           Harry漾起了個笑容,在陷入沉睡前說了,

 

──我以為,對於Lily和蛇王的悔恨是相同的。

 

─Fin.

 

 

 

 

後記

 

梗出自原作,「我至今仍對Lily的死悔恨不已。」

有機會想用這個寫長篇ˊ艸ˋ

文風一直變XD該是踏上尋找文風之旅的時候了(欸

我只是想寫最後一句話(ry

設定→SS跟HP是重生的,小哈原本沒有發現,可是教授的碎念暴露了(?

小哈跟老鄧是在談小哈重生的事,老鄧也知道教授是重生的

小哈總覺得自己欠教授很多,所以原本打算不掙扎的(?)可是仍忍不住回答了ˇwˇ)\\後來明白是原裝教授就嘲諷了起來←膽子肥了#

蛇怪的皮到底能不能協助精製我也不知道不要問我(

寫得有些太快了,很多喜歡的細節都沒有交代到。

 

祝  看文愉快

 

 

 

 

2016.4.7.手寫

2016.4.14電子檔。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