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我鳴||Because

我鳴||Because

 

‘attention’

 

*寧鳴、鳴雛、我鳴。

*戰後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分類真的很莫名(

 

                                                     Ready?

 

 

           「鳴人,久等了。」我愛羅充滿歉意的聲音比本人還要先抵達。

           鳴人睜開迷茫的雙眼,思考了一下才想起來自己臨時要求遠在鄰國的友人過來陪自己。

           「不會的,是我突然了。」鳴人搔了搔頭,就算有飛雷神之術代替了遙遠的距離,身為一個影、做這種事情仍然是太過於突然了。更別說聽到影分身傳達的要求時,我愛羅幾乎是立刻的將手邊工作結束掉,跟著來到了火之國境內。

           我愛羅一個揮手,讓倒在桌上的酒瓶全數排列整齊放在桌邊。

           鳴人抬頭看向酒館的窗外,月色迷濛。

「吶、我愛羅,你覺得博人怎麼樣?」鳴人突然問了這麼一句,我愛羅並不是很能明白這句話背後的意涵。

           他偏頭斟酌了下,然後才看向木葉忍者。「跟你很像,卻又非常的不像。」

           那股不服輸的個性,與漩渦鳴人幾乎一模一樣。但是卻比漩渦鳴人少經歷太多的黑暗、與負面。

           「是嗎?」鳴人輕聲笑了起來,今夜的鳴人不大對勁──我愛羅想。

           「那天博人問我,我愛他嗎?」鳴人才終於將視線對上摯友,臉上一片平淡,聲音卻是止不住地顫抖。「我當然愛他,做為一個父親、做為一個影。但是就僅僅是這樣。」

           我愛羅沉默地看著鳴人握緊手上的杯子。

           「就僅僅是這樣,我愛羅。除此之外,我不愛他,我甚至希望他從不存在。」漩渦鳴人無助地低吼著,「他並不是我所渴求的出生,更不是見鬼的愛的結晶。」

           我愛羅靜靜地用沙子安撫著躁動的友人,他感覺得出九尾的擔憂。

           「我變了,對嗎?」漩渦鳴人笑得蒼白,就像是等待著被宣判死刑的囚犯一樣。

           我愛羅凝視著那抹黯然失色的蒼藍,沉默了很久才回答出這麼一句話。

──「你就像是另一半的我。」

           這是中忍考試時他對他所說的話,對於砂瀑我愛羅來說,這句話影響了他的一生。

           不單單是讓他願意敞開心房去結識人、去相信人甚至是成為了保護村子的影,還讓他終其一生都在他的身邊,因為他們就像是世界上的另一個對方,像是另一半的自己。

           漩渦鳴人聽到這樣子的回答時楞了一下,才真正放開懷的笑了出來。

「我愛羅你還是這樣呢,一直都是這麼的溫暖。」蔚藍色的雙眼閃爍著淚花,「未曾嫌棄過我。」

           我愛羅不解的看向友人,卻又因對方的欣喜而放鬆了一直緊皺著的眉。

           鳴人開始絮絮叨叨地說著村裡最近發生的事、牙又去追哪個女生沒追到、李和天天前陣子吵架了炸掉一條街、不過佐助和櫻打起來那才叫災難片,種種。也提到了志乃意外適合當老師、卡卡西和凱那天才被抓去和前五影一起喝酒、祭在暗部開始發起一種奇特的比賽是誰最先將拉麵熱騰騰不漏一滴湯汁的端到自己桌上、鹿丸下棋輸了鹿奈、丁次被女兒懷疑自己不是她親爹、井野向自己埋怨祭都待在自己這裡很少回家了……諸如此類。

           我愛羅也靜靜地聽,不時為對方斟點酒,聽到有趣處也不吝於露出自己的笑容。

           可這些,絕對不是漩渦鳴人在這麼晚臨時將自己找來的緣故。漩渦鳴人沒說,我愛羅也不打算問。

           待他停下來的時候,天色已呈魚肚白。

           我愛羅才發現,他將夥伴們的家庭幾乎都敘說了一遍,卻絕口不提自己。

           鳴人愧疚地看向我愛羅,「抱歉,一下子說了這麼久,耽誤了你的休息。」

           我愛羅搖了搖頭,「無所謂,雖然守鶴已經不在我身邊了,但是長年下來的習慣、偶爾不睡也是無所謂的。」更別說是為了你。

           鳴人咧嘴笑了笑,「我愛羅總是這麼好。」

           當事人則是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不否認也不打算承認。

           「臨時找你你也從不拒絕,不管多遠多累你總是願意陪我。我愛羅,我漩渦鳴人怎麼運氣就這麼好呢?」

           「真要感謝我的話,不如把自己給照顧好。我可不打算接到木葉火影英年早逝的通報。」

           鳴人傻笑了起來,「若是如此也好呢,讓你多煩惱一下。」

           我愛羅對鳴人彈了彈手指,砂子化做小石頭型,打在對方額頭上。不重的力道,僅僅是朋友間的嬉戲。

           「我愛羅,說真的。我不後悔當初的抉擇,就算我現在是多麼的痛苦也是。」

           我愛羅哼了一聲,當作回應。

           鳴人認真地看著紅髮的砂忍。「我真的一點都不後悔。」

           「你其實大可以不要選擇她的,」我愛羅乾巴巴的說,「就算是這樣你也絕對能找到個好歸宿的。」 

           我愛羅第一次感受到被那雙眼所凝視的壓迫感。

           「可我、辦不到。」

           我愛羅說不出自己到底是感到慶幸還是失落──對於這個意料之中的答案。

           「寧次曾將她託付給我,我實在、無法對著與他有著相似面貌的她說出拒絕的話。」 

           到底是無法拒絕她,還是他。

           同族的人總是長得相像的。

           「每每看到她的背影,我都會想到他。我愛羅,我是不是很過分?」

五代風影看著杯中自己的倒影,「不會的,永遠都不會。」

           他想起大戰前,黃髮的友人開心地向自己傳達著他的喜悅──有關他與白眼少爺的關係。

                                                                                                           Fin.

 

 

 

 

後記

 

對我後記是到當天晚上才寫的ˇˇ

從昨天寫到今天早上凌晨12點多,我原本只是想寫一個有關「鳴人喜歡寧次可是因為寧次把妹妹交給自己照顧而且雛田長得跟寧次有那麼一點相像所以鳴人就妥協跟雛田在一起滿足小妹妹的心願但是心裡還是掛念著寧次哥哥偶爾喝喝酒解解悶心情不好就找我愛羅來哭哭我殿當然是各種以太子為中心的思考方式無限寵溺最後想起太子喜歡的不是自己」這種愛恨糾葛的故事(#

在思考到底該列寧鳴還是鳴雛還是我鳴的自己也是醉了(

農曆年的第一篇文就這麼詭異真的好嗎_(:3」∠)_

新年快樂拉啊哈哈哈哈哈哈

                                                                                                扶桑2016/2/9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