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Snarry_vampire ver.

Snarry||吸血鬼ver.

 

x吸血鬼設定

x短篇

x原文名稱後記參照

 

                                                        Ready?

 

 

        SeverusSnape 心情很不好。

        那個該死的、無腦的綠眼小巨怪,今天應該是他吸血的日子、卻不見人影。如果那個愚蠢的Potter吸了其他學生的血該怎麼辦?Snape有些惡劣的勾起了嘴角,那位救世主一定會很困擾的吧。

        Slytherin蛇王在地窖疾行著。

 

* * * * * 

 

        HarryPotter有些後悔,自己不應該為了前兩天的爭執與Severus嘔氣到現在。至少不該是今天。他嘆氣著。

        Harry感覺到血脈中本能的蠢蠢欲動,煩躁的恨起了自己的種族。人類、麻瓜、半獸人,不管什麼都比現在身為吸血鬼的自己好。

        自從大戰的時候嘗過Severus的血(當時為了分擔傷害)後,自己似乎愈來愈難以壓抑住本能。

        他在一個轉角轉彎,聞到了腥甜的味道。

        皺了皺眉後決定去看是誰這麼大膽,敢隨意在走廊上吸血。

        大多數時候吸血鬼的吸血有兩種作用──有留下痕跡的、是轉嫁傷害,有治癒的作用(通常是使唾液與血結合),而另一種、就只是單純的進食。

        單純的進食者,會將那人的血給吸食枯乾,而前者,則是在留下自己記號的前提下進食。

        通常有留下記號的所需血量比較少,但是因為要對被吸者負責,大多數的吸血鬼都是選擇單純的進食。

        Harry沿著味道,走到了地窖。

        他挑了挑眉,不是很相信居然有人敢在Slytherin蛇王的地盤內鬧事──不在公眾場合內進食已是多數人的共識。

        三個Slytherin七年級的男生正堵著一個Hufflepuff三年級的男孩子。

        Harry驚訝的看了看正猛烈掙扎的Hufflepuff。

        Slytherin們似乎感覺到暗處Harry若有所思的視線,調笑著吆喝:「那邊的,不加入嗎?」

        Harry從容地走出了陰影,略為不滿的說著,「沒記錯的話,這孩子是Cedric的吧?你們難道不知道強行標記的話對當事人有多傷嗎?」

        其中一個不以為然的聳肩,「那又如何,Diggory早就死了。」然後又勾起隱晦的笑,「是誰告訴你,我們打算標記他的?」

        Harry的眉皺得更緊了。「這是犯罪。」

        另一個懶洋洋的看了Harry一眼,「那也要,有看見的人啊。」

        「你是在向我宣戰嗎?」

        「救世主。」

 

* * * * * 

 

        Severus看著某個轉角,他總覺得不太對勁。

 

* * * * * 

 

        Harry漫不經心地為身後的Hufflepuff加上盔甲護身,輕鬆的揮掉了三個Slytherin丟過來的惡咒──這是一開始。

        那個Hufflepuff似乎是太緊張了,咬破了自己的下唇。

        原本因拉扯而受傷的部分早已止血,新的血液、腥味充斥在整個空間。四個人都頓了頓──尤其是首當其衝的Harry。

        一個停頓,四個人都明白了一件事,他們都餓了。

        Harry愈發急躁起來,也開始主動攻擊。

        Slytherin的一道咒語擦過了他的臉頰。

        「除你武器、昏昏倒地。」

        向Merlin發誓,他原本只打算讓他們耗完魔力就走人的。

        撤掉自己下的盔甲護身,Hufflepuff差點哭出來了。

        「真的、非常謝謝你。」

        Harry皺了皺眉,男孩的血讓他有些難以冷靜。

        「沒事,下次不要再在這麼晚獨自出來了。」Harry嘆了口氣,「尤其是吸血鬼眾多的地窖。」

        Hufflepuff笑了笑,「Potter學長也是吸血鬼吧,Cedric和我提過您。」

        聽到Diggory的名字,Harry下意識的頓了一下。

        「Potter學長也餓了吧,眼睛都開始變顏色了。」

        「你趕快離開地窖吧,Snape教授要巡夜了。」

        「變紅了呢,學長真的不要緊吧?」

        Harry正想轉身離開,就聞到腥甜的血味。口乾舌燥,Harry抿了抿唇。僅剩的理智告訴他大事不妙了、卻又難以抗拒。

        「是學長的話,沒關係的。」Hufflepuff劃開自己的手臂。

──你看他都說沒關係了。

──可是Cedric!

──他死了、是你親手害死的!

──如果我吸了,那又和那三個人有甚麼不同?

──他是自願的。

        Hufflepuff伸手正想攬住因為虛弱而倒坐在地上的救世主,讓他咬自己時,有個人搶先一步將他拉起,護在斗篷中。

        「Mr.Courls,」Severus瞇起了眼,看向怔住的小獾,「因為你的不自量力和夜遊,Hufflepuff扣一百五十分,相信不需要你卑微的老教授幫你恢復你自己造成的傷口。」又低頭暗自記下三名Slytherin的名字。

        Harry不舒服的掙扎著,原本翠綠色的雙眸已被酒紅給替代。「Snape、Professor Snape……」

        Severus無奈地解開總是高高立起扣上的第一顆扣子,露出白皙的頸子。「Harry。」

        就像是打響戰爭的號角,Harry立刻撲上去咬下Severus的頸子。Severus對於這樣的不是只是皺了皺眉。

        揮了揮手,讓小精靈把Slytherin們丟回寢室,又用眼神示意Hufflepuff離開。

        Harry失去控制的樣子,只有自己能看見。Severus壞心眼的用斗篷將救世主摟得更緊。

 

 

 

 

 

* * * * * 

後記

 

爽欸yooooooooooooooooo

一直很想寫吸血鬼設定的他們ˊ艸ˋ

設定大概就→吸血鬼、人類(巫師)、人類(麻瓜)、半獸人

吸血鬼的標記大概算是某種的「這是我的!」的宣示主權行為XD如果標記被強行蓋上修改的話吸血鬼和當事人都會受到傷害_(:3/

沒有標記又不想吸死人(?)的就是人造血,可是如果吸過人的話人造血就會沒什麼效用就是(摳鼻    捐血中心是你的好夥伴(欸

這裡的教授跟小哈已經是曖(交)昧(往)關係了喔XD

那個Hufflepuff好像崩崩的、其實應該是沒有這個人拉我隨便掰的(gan

吸血鬼讓我想了很久應概要由哪個學院贊助(?)比較好,蛇院我對不起你們;ω;

這時候的Harry是回來補七年級的學業出席率喔ˊ艸ˋ反正只差一年不補嗎(#

還是祝   看文愉快

 

 

 

批欸斯,教授扣分的含意是→不自量力的傢伙,敢搶我的人(?

再批欸斯,翻譯問題是因為我比較不喜歡皇冠的翻譯拉_(:3/所以就撸了原文yo

Severus Snape 賽佛勒斯石內卜  西弗勒斯斯內普

Harry Potter   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

Cedric Diggory 西追迪哥里      塞德里克迪戈里

Slytherin    史萊哲林         斯萊特林

Hufflepuff    赫夫帕夫         赫奇帕奇

 

2016.1.4手稿

2016.1.20電子檔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