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Snarry_離別之後

Snarry 離別以後

 

──致,不管是戲裡還是戲外的教授。

不管是Alan Rickman 或是Severus Snape。都向他們致敬。

 

#極限挑戰60分025

 

 

Ready?

 

 

 

        『然後這世間再無混血王子。』

 

 

 

        「哈利、這故事是真的嗎?」才剛滿兩歲的雨果仰起頭,看向自己的教父。「那個人真的那麼厲害嗎、比哈利還要厲害?」

        哈利笑了笑,「當然,我親愛的小雨果。現在,睡覺時間已經到了,故事也說完了,該睡了。」

        「噢哈利,你不能這樣!」雨果不滿的噘起嘴。

        哈利寵溺的摸了摸教子的頭,為他蓋好被子後便起身準備離開房間。

        「晚安,哈利。」雨果悶悶的聲音從被子內傳來,讓哈利失笑。

        「晚安,雨果。」

 

 

 

        「哈利,辛苦了。」赫敏戲謔性的朝好友眨了眨眼。「雨果可難纏的吧。」

        哈利伸了一個大懶腰,也笑瞇瞇的回道:「那是,誰叫他是敏你的孩子呢。」

羅恩聽到忍不住一陣大笑,然後被妻子隨手拋來的書給砸中。「咳、咳,是說哈利,你這次跟小雨果說的是什麼故事啊?我怎麼問他他都不說,成天吵著要聽哈利教父說故事。」

        「不過就是,那隻老蝙蝠。」

        「斯內普!?」羅恩差點把手中的啤酒給弄倒。「哈利你怎麼會……」

        似乎是看出好友眼中的侷促,赫敏瞪了瞪丈夫然後將視線移回好友身上,「哈利累了吧,要不要先休息一下?要知道你才剛解決完一批食死徒餘黨。」

        哈利感激地朝赫敏笑了下,「謝謝你,敏。不過我還有事,先離開了。」

        赫敏看向牆壁上掛的時鐘,不意外地看見了個眼熟的日期。

        「下次一定要留下來哈,我們好久沒有聚在一起喝酒了。」羅恩不滿的晃了晃手中的半杯液體。「一個人太寂寞,就來找我們吧。就算你跟我老妹分手了你還是我兄弟。」

        哈利看向自己最好的兩個朋友,笑了出來。真誠的說:「會的,下次吧。」

        便幻影移行離開。

「敏,你說、哈利不會有事吧。」羅恩看向自家正沉思著的女王。

        小韋斯萊夫婦家的時鐘仍一秒一秒的跑著,底下象徵日期的數字卻停在那裏。

 

 

 

        1/9

 

 

 

        哈利從容的將手中捧著的新鮮花束擺放在碑前。

        戈德里克山谷的邊緣──事實上也沒有多麼邊緣,只是幾乎不會有人走過──恰好能看見波特夫婦的紀念銅像以及墓碑。

        哈利相信那個男人會喜歡這個位置的,能夠和母親當鄰居、也能夠在遠處看著一生的光。

        「教授,我又來了。」哈利尷尬的笑了笑,「生日快樂。」

        他將手中的花束用飄浮咒給飄著,彎下腰、用變出的抹布親自擦拭著碑上的灰塵。然後才將乾淨的百合花束給放下。

 

 

 

        「噢,教授你可別嫌我煩,要知道這裡除了我、德拉科、赫敏,好吧勉強算上羅恩,會過來。」

「德拉科最近在忙,應該是沒有辦法顧及到他的院長你吧。」

「赫敏家的小雨果可調皮的呢、成天跟著姐姐小蘿絲惡作劇。」

「小蘿絲這兩天回茉莉他們那裏了,雨果大概是覺得寂寞了吧?吵著要我說當年的故事給他聽。果然是敏的孩子呢,求知慾也是那麼的旺盛。」

        「我今天才剛又捕獲一批食死徒餘黨,噢這些人真像是小老鼠一樣難纏。」

        「之前用教授你的名義買下的一片土地,現在開滿了百合花,孩子們都很開心。真可惜教授你現在看不到。」

        「聽米勒娃說,斯萊特林最近有在慢慢振作了,這是好事吧教授。」

        「吶、斯內普,你為什麼哪怕連一幅畫像都不願意留下呢?阿不思說,是你拒絕了校長畫像的。」

        「為什麼呢、為甚麼要讓我聽見你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有關於母親的呢?」

        「為什麼,要讓我知道你是為了母親而活呢?」

        「為什麼,不當個純粹的壞人呢。」

 

 

 

        哈利終於忍不住地咆哮起來。

        理所當然的,沒有回音。

 

 

 

        「對不起,是我失態了、教授。」哈利將頭埋在膝蓋間,悶悶地說。「教授,你有想過你帶給了我無限的愧疚,卻就這樣輕鬆地離開了,是多麼的殘忍嗎。」

        梅林知道,直至今日,哈利他從未為斯內普的死掉過哪怕任何一滴的淚水。就連德拉科都顧不上貴族的矜持,直接跪倒在碑前痛哭的時候,他沒有哭;連羅恩都忍不住握緊了雙拳維持冷靜的時候,他沒有哭;到赫敏仰頭看著天空,假裝淚水是雨水的時候,他沒有哭。

 

 

 

        他知道,母親在天上。

        所以他怕、他怕他的淚水會增加他靈魂的重量使他不足以飛到天上、飛到天上去與母親相見。

        所以他未曾為他的逝去而流淚。

 

 

 

        哈利看了看懷錶,指針已指向十二。他明天還有值班。

        「又是該說再見的時候了呢,教授。」

        「生日快樂、西弗勒斯。」

 

 

 

 

 

 

 

 

後記

 

 

我終於重新碼完了(倒地

祝教授生日快樂、艾倫男神一路好走。

如果沒有艾倫,恐怕誰也無法演繹好教授吧。

想說的太多了,等考完再說吧。

祝,看文愉快。    

                                                                                        2016/1/16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