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Snarry//不為人知的你

Snarry||不為人知的你

 

 #極限挑戰60分023

 

           哈利握緊手上的玻璃瓶,他不確定自己是否做好準備要進入他的回憶。

           冥思盆裡面銀絲縷縷,倒映出哈利糾結的面孔。

           外面仍然烽火連天,位於霍格沃茲的校長室卻不為撼動。裡面依然是如此的靜默使人窒息。

           哈利嘆了口氣,還是將頭埋入冥思盆內。

 

           他看見了、看見了斯內普心中的美好。

           他曾經以為斯內普不過就是個單純的老混蛋,一個討厭哈利‧波特跟詹姆‧波特的老混蛋。

           他從來沒想過斯內普可能喜歡──或者說是愛──一個人。從未想過。

           沒有想過他有可能會為一個人奉獻出自己的所有、拋棄自己的信仰。

           更沒有想過這個人是自己的母親。

 

           啊哈、是莉莉‧波特呢。

 

           ……

           莉莉‧波特。

 

           那麼他會討厭自己可就不意外了呢。哈利苦笑。自己可是有著他情敵的外貌、可是害死了他一生摯愛的主因呢。

           莉莉‧波特。

           一道西弗勒斯‧斯內普一生都跨不去的坎。

 

           哈利突然想到當初盧平和自己說過的一件父母間的趣事。

           當年他們在學ExpectoPartomun(呼神護衛)的時候,母親的肉身守護神是一隻優雅的牝鹿,而父親揮出的則是一頭強壯的牡鹿。當時牡鹿奔向那頭牝鹿、可是使母親羞紅了臉。

           守護神本來就是情感上的象徵,而守護神們剛好可以湊成一對的情況更是少之又少,父親當時的歡天喜地與母親的羞澀讓西里斯笑了許久。

           那、斯內普呢?

           哈利不相信那位當時使不出肉身的守護神。   

           原本滿心歡喜地看著戀慕的對象與自己是相同的守護神、卻又看到自己的情敵恰好與她的能湊成一對,心中該是有多麼不是滋味。該是要有、多麼的苦澀。

 

           哈利發現自己似乎不能再單純的討厭那隻油膩膩的老蝙蝠了。

           那隻鹿,代表的意義有多大他是最清楚的了。

           牠曾經在自己最為落魄、天氣也最為嚴寒的時候帶領自己找到格蘭芬多寶劍。

           曾經,他以為這是母親給自己的奇蹟。

           現在,他毫不懷疑這是那位苛薄、陰沉的魔藥學教授做的了。

           那樣子霍格沃茲守備森嚴、艱困的日子,他完全無法想像那個人還是堅持的在背後守護著自己。

           哈利不由得一陣心酸,這個人到底可以為這雙眼睛做出多少的奉獻犧牲、只為了想贖罪。

           事實上他所做的早已超過他應做的、他卻仍然、依然堅持要繼續償還。

 

           哈利突然驚覺,自己忌妒起了母親。

 

           在鄧不利多面前,斯內普近乎絕望的喊出那一個字詞時。

           ──Anything.

           願意付出任何一切,只願能守住摯愛的命。

 

           然後他付出了生命、信仰、尊嚴、自由、情感,卻留不住那怕莉莉‧波特的一縷紅髮。

           只意外地留下了她的血脈。她的綠眸。

 

           到了最後,牝鹿依然是牝鹿。

 

           用著祈求的語氣要求著自己看著他。

           是、隔著自己的眼睛看著母親呀。

           哈利生平第一次如此厭惡自己的雙眼,它們讓他看見的不是他而是她;卻又是如此慶幸擁有這樣子的雙眼,它們讓他看見了他眼中僅有的深情。

 

           哈利沉默地揮手將冥思盆內的記憶清空,這是屬於他的秘密。

           不管是斯內普一生的愛戀或是絕望。都是僅屬於哈利‧波特一個人的秘密。

 

 

後記

 

呃不要問我我今天怎麼了(

今天的手感君離家出走。想寫的東西太多太雜了,很難表達出來。

作為教授專業迷妹,不管是年末還是年初的文教授都一定是少不了的(欸

我想寫的,是我理解中的他:教授的尊嚴不允許自己被同情,如果不是為了讓哈利相信自己最後要傳達的、老鄧的指令的話,我想他大概這輩子都不希望自己的乞求跟卑微不堪的情感被第三個人知道吧。說卑微不堪,並不是我的歧視還是什麼的,而是教授對莉莉的情感,興許是小時候的成長環境、他總是那樣子的尖銳怕受傷害,將自己蜷縮在自己劃好的界線內。看向莉莉像是看向朝陽看見人生的希望。在莉莉面前他總是覺得汙穢不堪,感覺就像是在太陽下的影子一樣、沒有辦法相比。

而他不得不把自己最為脆弱的那一面表露出來給自己最厭惡(也許是繼詹姆跟西里斯還有彼得之後?)的人看相信他已經很不能接受了。而如果要再散播出去呢?

小哈也不是不明是非的人,這種隱私他會守住的。起碼是對教授最後的尊敬。

這是、我理解中的他們。

謝謝看到現在的你們。新年快樂。

 

                                                     2016/1/2 10:42 扶桑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