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左忠毅公逸事同人

#靠北擬人511 原po

#左光斗x史可法

#謝謝499原po

 

        他從不後悔遇見他。

 

* * * * * 

 

        那年冬夜,寒風刺骨。

        左光斗看了看不遠處的燈光,興味盎然地揚起了嘴角。

        又是一年的京試。

        「大人,您的大衣……」

        寺裡的和尚說,他叫史可法。

        史可法。

        他反覆咀嚼著這三個字。路上,風雪依然嚴寒,左光斗慶幸自己將那件大衣留下,若是那人著涼就不好了。

        認真的看著那人的面貌,如名字般、特別,左光斗絲毫不擔心自己的目光被那人發現。

        庸碌的卷子使他開始不耐煩起來,這使他對史可法的考卷更具厚望。

        試場上的他,忍不住頻頻將目光投向他。

        驚為天人,他愉悅的瞇起了眼,龍飛鳳舞的字跡在試卷上寫下了簡單的兩個字,「第一」。

        他沉浸在他帶給他的驚喜中久久不能自拔,忽略了那人離開前意味深長的回眸。

 

* * * * * 

 

        史可法突如其來的告白讓他亂了陣腳。

        他一直都知道這位弟子對自己抱持著不只是師生間的敬愛,還有著更多的更多。但他萬萬沒想到,史可法會向他告白。

        「我啊、可以喜歡你嗎?」

        如此卑微到令人不忍的語氣使他皺了皺眉。

        平時堅強自律機靈的弟子,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卻硬是不回頭呢?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會給予他答覆的啊。

        他苦笑,伸手揉了揉那人柔軟的烏髮。

        「傻孩子。」

        「國家需要你。」

        簡短的兩句話,將他推離自己身旁。左光斗垂下眼簾,若有所思的看著史可法的髮旋。

        「老師,那晚您將外衣給了我,您會不會冷?」

        所以他早就知道了那晚的人是我?左光斗輕笑了起來,「看見你,便是瞧見了國家的未來。那代表希望的燭火,燃得炙熱啊。」

        國家、國家,當時他心中的確只想到國家。

        為國尋才然後惜才愛才,是他應盡的本分。

        只是,他沒想到他的愛才已然超越了愛才。

 

* * * * * 

 

        左光斗文字獄牽連時,他並不害怕。

        自那奸臣當道時,他早已預料到了。

        他只是擔心那個在某些點意外固執的弟子,會受到波及。

        炮烙之刑、一次都是十位起跳的板子,左光斗硬是咬牙忍了下來,為了國、為了所珍重的一切,他知道他不能妥協。

        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最後想見卻又最不想見到的,不是相敬如賓的夫人,而是那個在寒冷冬夜中趴在書桌上睡著的身影。

        如此落魄的自己,實在是不想讓那人見到。

        牆壁的冰冷與那人熾熱的體溫成極大反差,他想睜開眼看清弟子的面貌──就和考試那日一樣──卻因刑求的後遺症而做不到。只好用力以手撥開,想將來人的面容深深刻畫在心中,他知道、這會是他們最後一次的見面。

        令人心碎的嗚咽聲,左光斗在心中深深地嘆了口氣,在獄中多麼艱難的刑求他都忍過去了,弟子的啜泣聲卻是讓他感到比刑求還要更加折磨。

心中有千千萬萬句想要述說,到了嘴邊卻換成了責罵。

「庸奴!」

        他氣急敗壞地破口大罵,罵的不僅僅是史可法還有自己,怎能為了兒女私情而害了史可法的性命。

        說著腐敗的國家仍需要對方、心中想的卻是已然腐壞的自己也需要他。

        理智告訴他,史可法若是再留下,性命堪憂。

        忍著心痛將他趕走,天可曾知道、當時的他心中有多焦慮。

        左光斗靠在牆上,虛弱地閉上了眼。

        自己最為狼狽的樣子最終還是被看見了呢。

 

* * * * *

 

        死亡來臨時,左光斗一如往常地淡然。

        他只是依然想著,那抹足以照亮國、照耀自己的光是否安好,如此而已。

 


评论
热度(6)

2015-11-29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