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無cp]第七班

手稿轉電子檔

 

坑坑相報何時了,只是近黃昏(

*胡言亂語有

*微鼬鳴

 

* * * * * 

 

「為什麼,你會如此執著於我的弟弟?」

 

        鼬不得不說他十分的不解。

        對於眼前的金髮少年無論被佐助傷了多少次仍堅持要帶回他的堅持,鼬深深的不能理解。

 

        「你甚至不是他的兄弟。」

        鼬輕垂眼簾。

 

        鳴人瞪大了他天藍色的純粹雙眸,「但是他,親如我的手足。」

 

        「而且,總比你這不負責任的兄長來得要好。」

 

        黑髮青年低聲地笑了出來,仰頭望著天,赤紅色的眼瞇了起來。

        烏鴉分身輕鬆地躲過了惱怒少年的攻擊。

 

        「如果他不願意和你回去呢?」

 

        鼬在做一場賭注,一場豪賭。

 

        他想知道眼前少年的能耐。

        想知道少年值不值得自己將力量託付給他。

 

        「就算是打斷他的手、他的腳,我也會將他帶回木葉。」

 

        少年如天青後的雙眸盈盈發光,裏頭蘊含著不可忽視的認真。

        就像是不知道自己的危險發言般,鳴人率性、直接而又粗暴的句子使鼬無奈地嘆了口氣。

 

        「那便如此吧。」

        鼬並未意識到自己勾起了嘴角的弧度。

 

        「希望你能一直堅守著這樣的意念。」

 

        我將、希望寄託予你。包含止水所留下的別天神。

 

        鳴人在幻術被解開之時似乎看到了鼬的黯然。

 

        「我的弟弟就拜託你了。」

 

* * * * * 

 

        「那麼,接下任務吧。」千手綱手揉了揉太陽穴,「這次千萬不許失敗。」

        「是。」這是祭、鳴人、小櫻以及卡卡西整齊劃一的答覆聲。

        「帶回宇智波佐助。」

 

        如果有人問,第七班為什麼這麼拚命?

        他們會回答,因為他是第七班的夥伴。

 

        如果有人問鳴人,為什麼被佐助傷了那麼多次,卻不放棄。

        他會回答那個人,因為說到做到,是他的忍道。

        有個人用生命,交予他的請求。

        每當他想放棄時,想起那個人的臉,鳴人就無法讓自己放棄任何的機會。

 

        帶回佐助,是第七班的使命。

        是第七班存在的意義。

 

* * * * * 

後記

 

HaHa有點ItaNaru走向我絕對不是故意的(/w \ * )

有點胡言亂語了天啊(炸

在我的認知中,太子有野獸的直覺。這時候他就有發覺到鼬神話中的悲涼有似生命即將到達終點的感覺。

其實我覺得太子雖然一直單純的認為世界非黑即白,但是他也是會一樣尊敬強大、重視同伴的對手。這點在一開始遇上再不斬和白時能明顯的感覺到。

這篇寫得很愉快XD

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扶桑 2015.8.17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