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鼬佐||七夕賀文 煙火

鼬佐||七夕賀文  煙火

 

*BE

*說了閃光閃屁閃、虐爆你們喔(

 

 

* * * * * 

 

「煙火最美的時候,就是用盡生命綻放之時。」

 

* * * * *

 

「尼桑、我們一起去看煙火好不好?」佐助問著自己剛結束訓練回來的哥哥,「今天有七夕祭典,我們一起去看煙火好不好?」

        「下、」鼬原本打算拒絕,但是看到佐助泫然欲泣的樣子,下意識的將自己的答覆給改變了。「下午再去吧,好嗎?」

        佐助驚喜的看向自家兄長,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閃閃發亮。

        「尼桑最喜歡你了!」

 

* * * * * 

 

        然後呢?佐助看著自家兄長正用幻術使兜解開穢土轉生的背影,突然想起了幼時的某個回憶。

        

* * * * * 

 

「尼桑?」佐助偏頭看向坐在自己旁邊的鼬,手上拿著鼬剛給他買的糖葫蘆。

「怎麼了,佐助?」鼬揉了揉佐助的頭髮,略硬的髮質刺得鼬的手心直發癢。

佐助直直地盯著鼬,「哥哥為什麼這麼悲傷呢?煙火不好看嗎?」

 

* * * * * 

 

        佐助想不起來兄長當時的回覆了。只記得,當時自己似懂非懂的點了頭,

        兄長的悲戚是那麼的明顯、那麼的清晰可見,讓自己對眼前的煙火都失去了興致。──就是煙火再美,也是如此的渺茫,比起遠不可及的花火,佐助更重視的是身邊的兄長。

        依稀記得當初,自己不想看兄長是如此的悲傷,就藉口說自己累了腳酸了,要求兄長背自己回去。

        仍記得,兄長背後的溫暖,的寬闊。

        那時的自己,曾希望時間就此停止。

        幼時的夢,隨即就被迅速到來的那夜給破壞殆盡。

        然後那夜所形成的恨,又被那戰後的得知真相給擊碎。

        到底還有甚麼,是尚未被破壞的?

        「和你在一起,讓我想起了從前,」佐助緩緩地開了口,靜默地看著兄長的背影,眼神黯然。「小時候對兄長的仰慕之情。」

        鼬停下了指揮兜的動作。

        「正因為這樣,我們愈是像以前那樣親密,」佐助閉起了黑色的眼眸,深呼吸了一口氣,繼續說了下去。

「我愈是理解你。」睜開了雙眸,認真的看向鼬。「就對曾經折磨過你的木葉愈發僧恨了起來。這恨意比以往都來的強烈、來得那般真實。」

        「我知道你希望我怎麼做,也許正因為你是我哥,你才會如此的否定我。」

        「但也正因為我是你弟弟,所以無論你說甚麼,我都不會停手。」

        「就算哥哥你想保護木葉村,我也一定會摧毀它。」

        鼬頓了頓,繼續了指揮的口令。

        佐助微微皺起眉,終於鼓起勇氣將最後一句話給說出口,

        「永別了。」永別了,尼桑。我們就此分別兩地,天人永隔。

        鼬聞言,只是讓兜做出最後一個術印。

        穢土轉生術的解開,從兜所站的地方捲起一陣暴風,就像是要把這些人給吹回原本所待之地一樣。佐助被這陣風刺的眼睛發疼,卻不願意將視線從鼬身上移開任何一秒。

        鼬的身上發出了象徵解開的白色強光──佐助知道鼬即將要消失了。

        「我能感受到意識的漸漸模糊。」鼬向著佐助的方向蹣跚的前進。

        鼬伸出他的右手──就如同往次一樣,「在離開之前,我來告訴你,你想知道的答案。」鼬重重的往前踏了一步,「我已經不想再說謊了。」

        「我做的,就像是他們所說的那樣。」鼬抬頭看向佐助,將佐助一臉訝異的表情盡收眼底,「讓你看看一切的真相吧。」

        鼬對佐助使用了月讀,將那夜的一切都給放映出來。

        佐助看著鼬的回憶一幕幕的播放,從止水在眼前死去、到團藏的脅迫,到後來的強迫自己,含淚殺了父母為求村子的和平以及弟弟的平安。佐助掩飾不住自己的心痛──為著哥哥逼著他自己所做的一切。

        「這樣,我就毫無保留了。」鼬苦澀的笑了笑,「我一直都對著你說謊,用這雙手將你推得遠遠的,希望你不要被捲入。」

        鼬頓了頓,「現在想想,說不定你有能改變父母、改變宇智波的力量。」

        「如果從一開始,我就對你毫無隱瞞,將你放在與自己平等的位置上來協商……」鼬又頓了一下,「算了,事到如今我這個失敗者對你說什麼你也聽不進去。」

        「所以,這次我想至少讓你多了解一些真相。」鼬的語音掩飾不住的微微輕顫著,用右手輕輕的將佐助的頭給攬住。

        「你永遠不原諒我也沒關係。」鼬的雙眼緊盯著佐助,眼神中有藏不住的、滿溢而出的寵溺與悲傷──悲傷的是無法繼續看著佐助成長──刺得佐助心口悶。佐助黑色的雙瞳看著哥哥的一個個動作,想將對方的一舉一動都刻劃進心裡。

    「無論你將來變成什麼樣子,」佐助瞪大著眼,看著鼬將他的額頭給覆上自己的,「我都會一直愛著你。」

        鼬笑了,笑得是那般如花似玉──也許用這個詞形容男性並不是哪麼恰當,但是佐助想不出還有什麼是比這個更貼切的了──笑得是那般溫柔、令人揪心,

        笑得就像是對世間再無留戀的樣子。

        穢土轉生的光芒包圍著佐助與鼬,鼬笑得那般美麗,佐助不禁屏住呼吸,仔細看著哥哥的最後面容。

        在光芒消失的那一刻,佐助想起來當時鼬給自己的答覆了。

        

 

「因為煙火最美的時候,是用盡生命全力綻放之時。」

 

 

 

 

後記:

 

 

哈囉大家好,這裡是扶桑###

終於碼完這篇文了天啊XD

其實原本他還是文字檔的時候有些對話有錯,碼成電子檔的時候順便對照了原著稍作修正owo

總之雖然遲發但是還是七夕賀文拉啊哈哈哈哈(欸

大少二少七夕快樂喔<3

 

 

扶桑 2015/8/22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