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Snarry_停在開始之前02

02.

 

           德拉科沉默了很久,久到哈利都要以為他不會再開口。

           『疤頭、』

           『嗯?』

           『我有說過你是個可敬的對手嗎?』

           『現在說了。』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此坦然的面對自己的命運。

           阿不思‧鄧布利多是一個,請求西弗勒斯‧斯內普殺了他;西弗勒斯‧斯內普是一個,為了鄧不利多的請求,被娜吉尼咬死。然後是哈利‧波特。

           人在年少的時候,多少有些英雄、公主夢。但是因為是夢,所以美好。不得不說,德拉科羨慕過哈利,救世主的名號,誰不想要?剛進入魔法界的哈利也是,從一個受欺侮的受虐兒到眾人尊敬的救世主,不好嗎?

           但是又有多少人有想過甚至是想到,“The boy who lived.(那個活下來的男孩)”這個名稱下將要背負的責任、以及命運?不是沒有人,而是鮮少。

           包裹在甜蜜榮耀的糖衣內的,是尖銳的利刃。

           在鄧布利多的救世主養成計劃內,一年又一年的以初生之犢勇氣及過人的好運,玩命。

           直到最後,他必須死在索命咒之下。

           從容的赴死,並不是像西弗勒斯‧斯內普平時所說的──無腦的聖人行為──而是仔細且反覆思量過後的結果。他想活下來,所以得死。

           “The boy who lived.”,不是不死,而是延後死亡。

           他寧可作為哈利‧詹姆斯‧波特逝世,也不要以伏地魔魂器的身分、苟且偷生。

           也許是梅林垂憐、亦或是宿命,救世主一如往常的好運使得他並未死亡,脫離伏地魔獨立活著。

           德拉科無奈的沉默,『所以我阻止不了你了?』

           『是的。』哈利笑吟吟的回答,就像是偷了腥的貓一樣,『波特一族總會得到他們想要的。』

 

* * * * *

 

『哈利‧詹姆斯‧波特的血,增加與魔力的相容度;回魂石製成的魔力核心;霍格華茲花與獨角獸自願奉獻的血所調製成的魔藥;精靈石塑成的人偶外殼;佩弗利爾的禁咒,接骨木魔杖所頌。』哈利頓了一頓,『Expecto Partronum!(呼神護衛)』

銀色的蔓陀蘿巨蛇從接骨木魔杖尖端出現,切斷與魔杖的相連,滑行到魔紋的中間,然後在哈利的魔咒下融入人偶、回魂石與魔藥之中。

哈利有一種全身的魔力要被吸乾似的感覺,近乎滅頂的暈眩感襲來,以他的血所寫成的魔紋逐漸的縮小,最後化為一道白光,印在人偶的背脊上。

           看到完整成型的人偶、不,巫師時,哈利笑了。

           ──西弗勒斯‧斯內普

           他欠了他的一條命,他還給他──縱使可能只有外表相同。

           “Professor 、Snape.”

 

* * * * *

 

           『哈利‧詹姆斯‧波特!!!』赫敏怒氣沖沖的殺到校長室內專為他設立的畫布內。『你怎麼可以、你怎麼能夠!?』

           『格蘭傑小姐,我假設你應該沒有被韋斯萊先生給傳染無腦症,也知道來訪是需要通知的。』黑髮鷹鉤鼻的男人皺了皺眉。

           『西弗勒斯。』哈利不滿地叫了一聲,『敏(Mione)你也冷靜一點。』

           男人,應該說是斯內普哼了一聲,表示自己的不悅。

           『你叫我冷靜一點?你這樣竟然敢要求我冷靜?』赫敏再度拔高聲音──簡直可以媲美胖夫人了。『長大了是吧?你忘了你曾經答應過我,你不會去尋死,然後呢?這種實驗你居然想去完成它?做了就算了,你居然、』

           『赫敏‧格蘭傑。』哈利無奈地打斷,常盤色的綠眸透出主人的心情。『我們等等再說,好嗎?』

           赫敏眨了眨褐色的眼睛,惱怒的瞇了起來。『哈利‧波特你給我聽好,就算你的實驗在怎麼成功,他、終究不可能會是原本的那個他。』

           『我知道,』哈利揚起了一個苦澀的笑,聲音乾澀的令人難受。『我知道,並且清楚的明白。』

           斯內普挑起了一邊的眉毛,嘴角勾成一個刻薄的弧度。『我能否假設格蘭傑小姐還記得他卑微的、老教授仍站在這裡?』

           哈利聽到這句話時微妙的看了看斯內普。

           赫敏瞪了斯內普一眼──哈利一直覺得赫敏能分入格蘭芬多大概勇氣就體現在這裡。『教授,硬要說,我的年紀比你大。』

           『自大的格蘭芬多。』斯內普甩了下黑色的袍子,『也許我該為了這樣子的勇氣為格蘭芬多加上5分?』

           『西弗勒斯,』哈利敲了敲桌子,『我們討論的那件事情就先依我所說的辦吧。』

           『哼。』斯內普轉身離開了校長室。離開之前,他瞪了一眼正發飆的褐髮女巫。

           等到斯內普離開後,哈利才緩緩開口。

『敏,我以為你能明白我。我並不是活著的,我是死亡的活著的。』

 

* * * * *

 

           戰後112年,巫師界跟上麻瓜界的人造人研究潮流。

           赫敏與德拉科、哈利、阿不思‧波特、蘿絲以及斯科皮組成了研究小組。

           花了47年,終於研究出唯一可行的『人造巫師』理論,成功率不到0.001%──並且一旦失敗的話,施術者也會一並身亡──這點使得這個企劃令許多人望之怯步,導致在哈利實驗前都沒有人嘗試過。

           施術者的血用夜騏的羽毛畫作法陣,增加契合度以及象徵生命的終結;強大的魔力容器,維持生命力;霍格華茲花與獨角獸自願獻出的血調製成的魔藥,生命神聖潔淨的起始;精靈石製成的外殼,不易損傷且具有著可塑性;佩弗利爾的禁咒,以自身一半的生命去換取對方的絕對死亡;Expecto Patronum(呼神護衛),搭上佩弗利爾的禁咒功用變為從此失去自己的守衛去保護對方,為對方擋下禁咒。

           其實哈利也是在整理波特祖宅時才看到,呼神護衛是唯一可以擋下佩弗利爾禁咒的咒語,而且他也是唯一有著自主生命的咒語。赫敏當初翻到波特家代代相傳的筆記時有驚喜、也有慶幸。

           如果,當初伏地魔有機會翻到這本筆記的話,赫敏毫不懷疑她的友人必定會葬身在此咒下。想到這裡赫敏就一陣惡寒。

           黑魔法與白魔法必須維持一定的平衡,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死咒搭上守護神咒,以長老魔杖增幅的回魂石,讓原本只是假設的,成真了。

           人馬提供的資訊球融入人偶當中,如此完美的成功,至今仍令哈利不敢置信。尤其是巨蛇護法在消失前的那一暼,總令他感到納悶。哈利明白,若是以斯內普本人、本尊的驕傲,他絕不希望是以這種方式獲得新生。但是明白,也僅僅是侷限於明白。

           他仍然做了──縱使他內心總有個聲音在阻止他。

           哈利不清楚也不大明白自己對斯內普的情感。是恨?從看過斯內普最後的記憶時開始,舊恨不起來了。是厭惡?倒也說不上。就像是停在開始之前那樣,停在所有情感的開始之前。

           ──但是哈利不得不承認,他心中的指標比較傾向於好感。

           哈利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父愛的象徵會變成了蛇王。鄧布利多說,護法本身就是由愛而形成的,例如唐克斯就為了盧平,護法變成了狼人。當時聽完後,哈利瞬間想到了某位斯萊特林蛇王──他和金妮分手的一大原因。

           他第一次真正深深的感受到被愛。

           不是像天狼星那種的父愛,也不是赫敏跟羅恩帶給自己的友愛,也不是鄧布利多那種長者對晚輩的關愛,而是更深層面的、情感上的──雖然那個人只是藉著自己,看著母親──他也甘之如飴。

           哈利從不掩飾自己是個渴慕愛的人。

           因為小時候姨父一家的忽視與虐待,哈利一直都是如此的渴慕、卻又不敢去奢求。

           並不是說金妮‧韋斯來不夠愛哈利,也不是他不愛她。相反的,他們都以自認可付出的最大限度的情感去愛對方。

           ──但這一切都在尖叫棚屋的那晚,呀然停止。

           哈利與金妮的感情,與他的相比就宛如兒戲一般。

           斯內普用生命去愛,用生命去愛莉莉‧波特。

           愛到寧可保護仇人兒子也要保住她的血脈、守著她後代的那種情誼,深入骨髓、刻印在心靈上的那種情感,哈利自認做不到,也難以得到。

           斯內普的愛,太深、太濃烈。

           是那般的使人窒息,使人醉。

           透過哈利的綠眼去思念莉莉時,如大提琴般低沉絲滑的嗓音,輕輕地喊著“Look atme.”,那種令人暈眩的虔誠,使哈利不由自主地照做了。

           黑曜石般的瞳孔第一次的不再空洞,貪婪地看著那抹綠,彷彿要將它深深刻劃下來的那種濃烈情感甚至都要讓哈利以為,斯內普看著的是他,而不是她。

           那般熾熱到令人為他心碎、為他絕望的情誼,使得許多自認天長地久的愛戀在他面前都相形見絀──包括哈利在內。

           有了比對,以往再深沉的情感不過是場笑話。

           有了鳳凰,誰還在乎野雁?­人類是貪婪的,無論是麻瓜或是巫師,這都是不變的道理。哈利未曾否認過自己的貪婪。

           有一千萬金加隆做比,誰又願意拿一納特?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百年來,哈利自從和金妮分手後便不再有交往的人了。

           鄧布利多曾說過,愛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能夠扭轉一個人的思想。也許就是那一眼,給哈利的震撼太大。

           也許就是那一眼,讓哈利宛如飛蛾撲火般,即使代價是死亡也願意重塑一個他──就算他知道重塑的他,永遠不會是真正的他也一樣──心中的天秤早已傾向。

           哈利答應赫敏,自己會好好的活著不會尋死。不單單是為了不愧對他們尋找魔法石拯救自己的辛勞,也為了不愧對於為了自己而死亡的人們。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