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HP】Snarry_停在開始之前 01

01.

 

哈利贏了,在與伏地魔的世紀大戰中,哈利贏了。

霍格沃茲重建了300年,哈利也當了校長169年。

300年的滄海、桑田。

曾經的戰友一一投入梅林的懷抱中。就連哈利的養子也是。

『父親,德拉科找您。』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在校長室內的畫像開了口。和哈利一樣漂亮的綠眼瞇了瞇。如果你有機會可以將莉莉・波特、哈利・波特跟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三個人的眼睛做對比的話,會發現他們是如此地相像卻又是如此地不同。莉莉的眼睛,像是青翠嫩芽那樣的苗綠。美得那般不切實際,令人嚮往的天真、熱情、善良,是如此的鮮明。哈利的眸子,如同他的母親一般,是那麼驚人的綠。也許是因為戰爭的歷練、敬愛的人們一一離去的原故,曾經清澈明亮的苗,褪去了青澀,沉澱了些令人心醉的墨。常盤色的綠,是那般的使人沉醉,裏頭蘊含的情緒,如一潭幽深的湖泊,可觀之,而不可輕易探測之。而阿不思的雙眸,與他的養父一樣,流露出了對名利的淡薄、總是寬容著別人的溫和。青竹色的光采,有著被迫提早成熟的無奈,斯萊特林特有的傲氣為阿不思的眼眸更添一分風采。麗塔‧斯基特曾對這三雙綠眸下過一個結論。

           ──也許,你可以透過複方湯劑變成他們,但你永遠無法擁有莉莉‧波特的純良熱情、救世主的堅毅決絕、阿不思‧波特的溫和傲骨。

           它們都是如此地令人、沉醉。

           『我知道了,阿爾(Al)。』哈利輕輕地點了點頭。

           不過幾秒鐘的時間,鉑金小龍的身影出現在畫像內。

           『疤頭,好久不見。』德拉科‧馬爾福拍了拍白色襯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灰藍色的眸子瞇了起來,勾起一個戲謔的笑容,『我假設尊貴的校長大人,腦子尚未被腐蝕、』

           『馬爾福,』哈利打斷德拉科的話,綠寶石般的雙眼閉起。『如果你來,只是為了顯擺你那拙劣、愚昧的模仿,那麼請你離開這裡,回馬爾福莊園。』

           德拉科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哈利側坐在窗台,鐵灰色的巫師袍恣意的披在肩上,墨綠色的襯衫拉出褲子外,襯出主人的纖細,德拉科看著哈利伸出手,碰觸著魔鏡──Mirror of  Erised。

           『疤頭、分清現實與虛幻。』德拉科淡淡地開了口,他也不記得哈利是在何時開始停止成長,思緒漸漸開始崩潰。不是PTSD(創傷後心理壓力症候群),但也說不上是因為什麼。總之,等到他們發現的時候,哈利就像是個被遺忘在歷史洪流中的孩子般,沉浸在戰爭悼念中。

           『我知道。』哈利收回了手,『我不得不知道。』直接的對上了德拉科的雙眼,那種平靜下,就要滿意而出的絕望與哀愁,直接的撞入了德拉科的眼簾。

           巫師的生命,是以自身的魔力決定。如果沒有戰爭,格林德沃、鄧布利多起碼能活到200歲,伏地魔也至少能夠活到190、斯內普、盧修斯‧馬爾福也能有170歲。但是,一切沒有如果。一般的巫師,120年的壽命算長──畢竟縱使巫師的祖先是魔法生物,但是千年的時間,巫師們流著的血,已然被人類給同化大多──經歷過那場戰爭並活下來的D.A.菁英們及其他優秀的巫師們,也擁有平均140年的壽命。

           哈利沒想到的是,在平輩中陪伴自己最久的,是活了167年的德拉科。

           解決了伏地魔後,哈利踏上為期11年的傲羅職涯,收養了在食死徒叛亂中失去父母的綠眼嬰孩──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在第11年時,誤觸了伏地魔留下的詛咒,沉睡了長達79年,最後還是靠著魔法石才得以醒來。醒來後,所有人都驚奇的發現,黃金男孩因為魔法石的力量,生命從此倒退並定格在22歲。一旦暴動將毀掉整個巫師界的龐大魔力使救世主的生命長度從此無法測量,為了避免無法收拾的慘劇,哈利將自己的魔力精粹後注入回魂石內,形成另類的魔力核。清醒後的前20年,應當時是校長的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要求,成為霍格華茲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在哈利127歲時,阿不思被人施以阿瓦達而死,臨終前指派養父接任校長一職。

           後來查出阿不思的死,是萊斯特蘭奇家的後代所為,當時的魔法部部長,斯科皮‧馬爾福立刻將其處以極刑。並在同日,抹殺了整個萊斯特蘭奇家族,且被人發現死在阿不思‧波特的墓前,遺書上寫著,他與哈利養子的不公開婚姻、繼承權交予與前妻生下的戴納‧馬爾福以及愧對整個馬爾福家族及魔法界云云。哈利一直知道養子與小蠍子之間的感情,只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如此驕傲的鉑金貴族,竟會以如此不馬爾福的方式逝世。

           德拉科說,比起馬爾福家的審美,一個馬爾福更重視的是他的家人以及伴侶,他說,小蠍子也許不是個完美合格的馬爾福,但他絕對是個合格的斯萊特林。

           ──格蘭芬多,為愛而生;斯萊特林,為愛而死。

           雷古勒斯‧布萊克是如此,為了天狼星的自由而失去了自我;西弗勒斯‧斯內普是如此,為了莉莉‧波特能付出所有,甚至是護著他所恨、她的孩子而死去;斯科皮‧馬爾福也是如此,為了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甚至能拿一個家族陪葬。

           格蘭芬多的愛,是大愛,是能為了世界而挺出。

           斯萊特林的愛,是自私的愛。是能為了所愛而愛,為了所在乎而在乎。

           然後哈利消失了四年,他說,他想去看看世界,再回來霍格華茲。

           在消失的四年間,赫敏與德拉科兼任霍格華茲的代理校長。使哈利回來的,是比爾的葬禮。身為韋斯萊家的第七個兒子,哈利出席並主持了葬禮。看著比爾的棺材,緩緩地落在他的父母身邊,然後從此與父母一同長眠,哈利有種倀然若失的感覺。

           從此的169年,哈利將自己封閉在霍格華茲內,除了參與葬禮及祭祀外,不再離開。

           直到最後,連一向不對盤的德拉科也走了,哈利意識到,那些一起成長一起戰鬥的戰友們,已經一個都不剩、全都離去了。

           厄里斯魔鏡(Mirror of Erised),德拉科及赫敏將它放在有求必應室內,哈利又將它移到了校長室。

           “Erised stra ehru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

           哈利不確定他在裡面看到了什麼。

           他看見赫敏及羅恩正和蘿絲、雨果玩巫師棋,德拉科高傲的看著自己,鄧布利多、詹姆斯、莉莉、天狼星、盧平、泰迪、唐克斯、弗雷、喬治、納威、盧娜……所有人歡樂的玩鬧著聊天著,或是一動也不動,靜靜地佇立在那邊看著眾人,就像他們生前那樣。

           ──甚至,連他也是。西弗勒斯‧斯內普。

           『是的,我不得不知道。』哈利又看了厄里斯魔鏡一眼,自嘲的笑了笑,又重複了一次,就像是愛上這句話般。甩弄著手上的樺木魔杖──那位長者留給自己的遺物。

           『疤頭……』德拉科皺了皺眉,對這個一直以來的對頭,他是抱持著些敬佩感的。畢竟相處多年,對方的堅毅自己一直都看在眼裡。

           『所以,馬爾福你今天到底是來做什麼?』哈利收起了哀愁,掛起了淡淡的笑。

           對於德拉科‧馬爾福,哈利其實並沒有抱持多大的惡意。好吧,至少戰後是這樣子的。所有人都有年少無知的時候,其實除了在魔藥課互相往對方的坩鍋丟東西、平時的冷嘲熱諷之外,德拉科‧馬爾福並沒有做過什麼太惡劣的事。反倒是哈利,在六年級時差點殺了對方的這點使他一直都有些愧疚。

           互稱『疤頭』、『馬爾福』或是戲謔性的『破特』、『小龍』其實也是種變相的友好表現。他們不是朋友,也永遠不會是朋友,他們的情誼,不如朋友間的純粹、也不存在朋友間的試探,但是他們的情誼比朋友堅定,他們是對頭。不允許有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戰勝、傷害對方。

           事實上,比起伏地魔,哈利認為德拉科才是更有資格擔當自己對頭的人。

           伏地魔不過是憑藉著多活幾十年即龐大魔力,就使命運預言一個一歲大的小破孩當自己的對頭,從此兩者僅能存活一個?開什麼玩笑!

           不過是老欺少然後還輸,妄想飛離死亡?算了吧。

           他能和波特佳的人比飛天掃帚嗎?能飛得不相上下嗎?不能吧。會飛行術又如何?德拉科後來也學會了。會蛇語又如何?不就是祖上有保庇嘛。算一算,伏地魔算什麼?德拉科‧馬爾福才是真‧對手。

『聽說,你打算完成那個實驗?』德拉科也不廢話了,直接切入重點。

           『嗯,阿爾告訴你的?』哈利漫不經心的回答著,手一邊揮舞著手中的魔杖,變出一朵朵小花娛樂。

           『你難道忘了這個實驗的危險性嗎?』德拉科眼角抽了抽,對於哈利用變形術變出的一塊紅、一塊藍,彩色點點的花,表示不符合馬爾福家族的審美,眼睛痛痛。『我以為格蘭傑告訴你的話你會記住。』

           『得了吧,你到底是有多排斥羅恩才會一直叫赫敏為格蘭傑的。』哈利輕笑了出來,『當然記得,不到0.001%的成功率,是吧?』

           『虧救世主大人還能記得,破特你是活膩了嗎?』德拉科白了對方一眼,對於哈利,他一向是不願多做斯萊特林的優良禮儀──反正對方也看過自己最絕望、落魄的時刻,禮儀什麼的,做給這頭有毒牙的獅子看、能吃嘛!!某鉑金貴族哼了一聲。

           『我可是、活下來的男孩呀。』哈利撤下了變形咒,從容地笑了笑,德拉科留意到了哈利的無奈。

『還男孩?老男人還差不多吧。』德拉科吐嘈。

『噢,小龍你是羨慕我的青春永駐嗎?』哈利撇過頭掛起了假笑,梅林知道,他友多麼的厭惡活著,但卻又無法死亡──魔法石所形成的魔力為迴圈總是迫使自己重新醒來,融入體內的石頭,不老不死令人生厭。

『總之,破特你為什麼會想要完成它?』德拉科皺了皺眉。

           『我以為你知道,一個人生活真的、太寂寞了。』哈利直直地對上了德拉科的雙眸。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