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GGAD】地主家的山羊不能招惹啊格林德沃先生

#GGAD

沙雕段子手停不下造孽的双手



  “盖勒特・格林德沃!我警告你,你再继续用你那张臭嘴在蠢货阿不思的面前抹黑我,我真的会让山羊们顶死你!”

  “山羊头你可以尽管试试,看到时候阿尔是会说你不是还是指责我。”

  “格林德沃!”


  阿不思头疼地扶额,例行公事般的吵架又开始在眼前上演。这不是什么多麻烦的事情,就是德国少年闲来无事总爱逗弄一下小邓不利多先生,见少年气到脸红脖子粗便觉心满意足。阿不思无法理解恋人的这种恶趣味,只好让他注意一下度,不要太过份,量阿不福思怎么样也伤不了盖勒特。除此之外他也仅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天知道他多管一下,对方会怎么吃味地在床上问候。

  他懒洋洋地窝在客厅里的沙发,半眯着眼阅读手里的古籍。


  “阿不福思,你如果肯花你对你那群山羊的认真细心在你的知识量上,我想你肯定不会像现在一样——脑子里只装满了你的山羊适合吃哪种草。天啊,我完全无法想像满脑子稻草的人是怎么存活到现在的,连小宝宝都不至于,你是小宝宝吗?阿不服思・哥哥的小宝宝・邓不利多?”

  “你才是阿不思的小宝宝,谁不知道你半夜还要向阿不思揣奶喝!”

  “那是情趣,愚蠢的家伙。”

  “那叫不知羞耻,混蛋。”


  我的脸皮很厚,厚到可以让阿不福思乱说话。阿不思催眠着自己,尴尬而涨红的耳朵却背叛了他表面上的冷静。时刻留意着他的盖勒特自然发现了这个现象,愉悦地从喉咙发出低声的呼噜。阿不思无奈地叹气,他当然也发现了少年的举动。于是他干咳了几声,打断他们之间的对话。

  “阿不福思,”阿不思没有抬头,他的目光停留在第一百二十四页的第十行,“请你把你的山羊支出屋,谢谢。”

  小邓不利多不解地看向自己的哥哥,盖勒特讥讽地开口:“看看你的背后,山羊头,你连你的羊味都闻不出了是吧?”

  一只一眼就能看出被主人仔细照料的山羊踏进了没有关门的客厅里。


  “你怎么能用戏谑的口吻说莎莉丝特!你没有见她的毛发是如此美丽的卷曲弧度,她的羊角是如此精致,而她的眼睛、她美丽的双眼——”

  “咳咳咳咳咳——”阿不思这下是真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盖乐特绕到阿不思的身旁替他拍背顺气,好笑地看着阿不福思继续自己的吹捧山羊行动。

  “——她的眼里有万千星尘。”阿不福思用着别扭的咏叹调说完最后一句。

  “你居然还帮她取名字,『莎莉丝特』?你也真是——”盖勒特式的咏叹调带着德国人的干练感,即使是刻意拉长音也不显得过份累赘,“对一只山羊这样用情至深,阿不思,我想你的弟弟真是将他的一腔柔情都给了区区一只畜生。『最幸福的人』、『天国的』,用来形容一头山羊真是太让人出乎意料了。”

  “盖勒特你简直不可理喻。”阿不福思忿忿地嚷道。

  “疯子。”盖勒特下结论。


  阿不思快被这一搭一唱式的相声斗嘴给弄得读不下书了,一百二十四页的第十行分明只有五个单词,他偏偏看了这样久也没法读到下一行。“小声点好吗,两位?。”

  盖勒特见阿不思好了些后又跑到阿不福思的面前继续招惹对方,阿不福思压抑着自己的声量,努力朝德国少年回怼。

  好了,该知足了。阿不思想,虽然也称不上多安静但起码还能让人读自己的书不分心。



  过了好一阵子,待阿不思又读了四十来页后,他忽然发现房子里变得特别安静。

  歇战了?他想,回头看往原本那一羊两人所待的位置,只见盖勒特坐在高脚椅上跟阿不福思的山羊瞪眼。

  阿不思被这画面逗乐了,顾不上管阿不福思去哪和他怎么没乖乖把自己的羊牵出屋外。阿不思放下自己的书,走到盖勒特的身边。“你在做什么,盖尔?”

  “我在试着和你弟弟的山羊打好关系。”盖勒特说,“毕竟你不许我对他的小东西们使用魔法,我就想知道靠我的个人魅力能不能让他的山羊背叛他,这样阿不福思肯定会受到打击的。”

  “你真调皮,盖尔。”阿不思无奈地说,他将头靠上盖勒特的肩,“什么时候能够不这样欺负阿不福思呢?”

  盖勒特歪头,做出了思考的模样,尔后浮夸地一手握拳,一手摊开地碰撞。

  “下辈子吧。”

  “……唉。”

   阿不思伸了个懒腰,转身走向厨房要倒杯水给自己和盖勒特。

  走到一半,他忽然想起要让盖勒特帮自己查个资料,回头恰巧看见了他这辈子大概都难以忘怀的一个画面。


  “BAAAAAAAAAAA——”


  阿不思发誓,盖勒特大概此生都未有如此狼狈过的一次。

  他眼睁睁地看着盖勒特试图伸手用他口中的“个人魅力”去让阿不福思的山羊接受他的抚摸,却得到了阿不福思嘴里“优雅、大方、美丽”的山羊的一个张口大叭。

  如果盖勒特会说中文的脏话,那此时大概会一脸懵逼地说一声“三小”。


  盖勒特的金发都被山羊的那口气给喷得飘起,山羊的口水也毫不吝啬地泼洒在盖勒特向来自豪的面庞上。

  “……噗哧。”阿不思忍不住的笑声打破了一时凝结的空气。

  山羊依旧自顾自地咀嚼着窗帘的一角。(要叫阿不福思缝补了,阿不思想)

  盖勒特深呼吸了几口气。

  “——”

  阿不思没有听清楚盖勒特都说了些什么,但就那个语速飞快以及着力点奇怪的口吻,他想大概是德文里一系列难以入耳的肮脏词汇都被盖勒特一口气骂出来了吧。

  “阿尔。”盖勒特的语气甜如蜜,“今晚吃烤全羊吧。”

  阿不思大笑出声。


  盖勒特一本正经,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优雅姿态让阿不思更开心了。

  他对自己施了个清理咒,用飞来咒拿到了沾水的干净毛巾。在盖勒特终于将自己打理得满意后,他伸手跩着莎莉丝特的角。“跟我到外面来,美丽的小姐。”

  阿不思意识到这下事态真的变糟了,盖勒特的样子像是真的会动手宰了那头山羊,这绝对不会是个什么乐见的事态发展。阿不思知道莎莉丝特是阿不福思特别钟爱的一只山羊,要真出了事阿不福思绝对会大闹一场的。

  他连忙放下自己的水杯,匆匆忙忙地跟着那个温柔优雅的身影走出门。


  盖勒特是真的动了杀意的。

  愚蠢的山羊,他看着依然朝他喷着口水的山羊,不动声色地在自己面前施了个盔甲护身,完美地遮蔽了所有可能来的洪水攻击。

  但当看见阿不思伸手拉住自己的衣角时,又知道自己肯定是得放过这噁心的畜生的。

  “盖尔,别这样。”阿不思说,“莎莉丝特不是故意的。”

  盖勒特皮笑肉不笑地回道:“晚上加菜加错只羊我也不是故意的。”

  听到对方这样的回应,阿不思安心了,他知道这代表着盖勒特不会真的动手。

  他环着自己少年的腰,将头靠放在对方的肩。“盖尔。”

  盖勒特长吁一口气。

  “没有下一次,阿尔。”

  阿不思笑着咬了对方的脖颈,“你该用你的个人魅力征服她。”

  盖勒特挑眉,他放开了山羊的角,将阿不思的头稍稍移开,侧过脸来和他对视。


  “我会征服的。”

  盖勒特压低了声音,将一字一句的吐息声在他们之间暧昧地喘着。

  异色的双眸紧盯着阿不思,阿不思甚至觉得这个征服二字不是在指那头山羊,而是自己。

 

  在这样逐渐朦胧的氛围下,年长的少年鬼使神差地亲吻上了另一个少年。

  唇瓣轻碰,在德国少年如狼似虎的眼神下正要攻城掠池时,莎莉丝特又刷了一大波的存在感。


  “BAAAAAAAAA——”


  阿不思立刻与盖勒特分开,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笑声。

  盖勒特按下自己所有的怒火,走向正在胡乱叭叭叫的山羊。

  “今天不让你知道谁能惹谁不能惹我就不姓格林德沃——”盖勒特伸手抓住山羊的角,一个俐落的翻身坐到了山羊的背上。“我看你这下怎么又喷人一脸口水,物似主人型,我早该知道你就是头没有药救的山羊——”

  阿不思哧哧地笑着全然失去风度的少年,盖勒特愤怒的样子让他的眉眼间充满朝气,张扬、恣意,潇洒。如艳火,焚尽一切的那样炽热疯狂。


  “悠着点啊盖尔,等等阿不福思发现你在欺负他的山羊我们可是都会捱骂的。”

  “那个山羊头也该被丢下炖锅——”



Fin.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