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GGAD】Ring

・盖勒特・格林德沃×阿不思・邓布利多

・翻译夹杂皇冠与人民文学版本


.


  “阿尔,你想过我们之间的婚礼吗?”

  午后的阳光透过窄小的窗子洒落谷仓,金黄色的麦子与盖勒特的头发莹莹发亮。

  问句过份地突然使得阿不思错愕了一下。他转头,蔚蓝色的双眸与对方相望。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结结巴巴地回道:“没、没有。”

  但他其实有。


  阿不思想过,如果他们能一直走下去,相携相伴,他们最终还是会走进婚姻中——哪怕世间并不允许,他们也无所畏惧。他丝毫不怀疑他或者盖勒特会有喜欢上别人的可能。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年轻时遇到太过惊才绝艳的人,往后种种不过浮云万千。他们都对彼此有足够的信心也对自己拥有足够的自信。不会有比他们更适合对方的人了。于是只要没有意外,他们能够牵着彼此的手直至一方生命终结是必然发生的事——不管阿不福思有没有在后头嚷嚷说哥哥居然要跟男人结婚。


  “是吗?”盖勒特侧躺在谷堆上,半仰视着阿不思。他故作无辜地眨了眨眼,“你可真是令我伤心,阿尔,你居然没有想过要规划我们的未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盖尔。”阿不思说,他找不到适合的词汇去形容现在的状态。他要怎么和盖勒特说刚刚那句没有只是一时的不敢承认呢?盖勒特那样聪明的人,分明就知道他肯定是有思量过的,却偏偏喜欢他将话说出口。好吧,谁让自己喜欢的少年是个爱捉弄人的坏家伙呢?阿不思在心底叹气,“你明白的。你怎么老爱这样曲解我的意思呢?”

  “我想听你说。”盖勒特伸手,覆上阿不思的。“我想听见你真实的声音。”

  “得了吧,你就是个坏家伙,和阿不福思说的一样。”他没好气地道。

  “嘿,阿不思・中间名很长的・邓不利多!你怎么能和你的弟弟站在同一阵线呢?那个浑身羊臭味的、离不开哥哥和妹妹的小弟弟,我的天啊。你真是——好吧,谁让你们都是邓不利多呢,格林德沃就是可怜的、卑微的少数族群。”

  他刻意夸大的口吻与当中毫不掩饰的嘲讽厌恶使阿不思发笑,盖勒特不满地鼓起腮帮子,像是要把自己的委屈放大到淋漓尽致。

  “或许等到哪天格林德沃先生能够顺利记住我那很长的中间名时,我就会选择投靠他的。”阿不思刻意将下巴仰起,做出一副骄矜的模样。

  “或者是……将这位邓不利多先生也变成格林德沃先生!啊哈,瞧我有多么聪明,这样格林德沃与邓不利多阵容的人数就平等了,或许能再加上一个小邓不利多女士,我相信她会比较喜欢她大哥,嗯?”盖勒特一个起身,翻身压倒了原本坐着的阿不思。他原本握着的手并未放开,倒是确实地支住了对方。“这样,这位邓不利多先生愿意吗?”

  “请容我提醒,你可与你口中的那位『小弟弟』年纪相差不大。”阿不思扬起微笑,阳光在盖勒特的背后,模糊了盖勒特的棱角。“这样说起来我倒是像在犯罪了。”

  “你可不是在犯罪么?你是个贼,阿尔,你偷走了属于德国俊美少年的心,你还违法侵占了里头的每一寸。满满当当的你,我可是要告你的啊。”盖勒特俯身,在阿不思的耳边说道:“至于小弟弟么,如果你希望我在床上喊你『哥哥』我可是丝毫都不介意的。”

  “你真是恶劣,盖尔。”

  “是的,我从不否认。”


  片刻静默,阿不思长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向对方投降道:“那么——好吧,我认输,盖尔,我有想过。我确实想过。但我猜测的画面是你和我在这谷仓里,阿不福思会不甘愿地牵着他的山羊作为我们的伴郎,亚蕊安娜会开心地将自己装扮成个美丽小公主。你可以邀请芭蒂达一起参与,我想她会乐意成为我们的见证人的。”

  阿不思伸出没有被拘束着的手,轻触少年的金发。柔软、光明,他捉住了其中一缕,就像是把希望握在手中一般。他不敢想像太多,阿不思的世界本来就也没有多大,身上的男孩和屋里的亲人们就大致包含了所有。

  “然后我们会在这里拥抱,在他们的祝福下结为伴侣。”

  空气中的尘埃在话语中缓缓飘升,自门缝吹来的风轻轻地抚过他们的身躯。一切都慢了下来,午后的时光里头只有他们。只有阿不思・邓不利多与盖勒特・格林德沃,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年闻上去清爽,他们靠得太近了,连呼吸都是对方的味道,鼻息间都拥有着对方。阿不思喜欢拥抱,这比和对方上床更令他深深着迷。少年蹭着自己的脖颈,阿不思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大概会是餍足的模样吧?他想,耳尖感受到他的吐息,纵使是从容如他,也难以掩饰自己耳朵的潮红。

  盖勒特低声在阿不思的耳边笑了起来,“我也有想过。我想的画面是你愚蠢的弟弟——”

  “嘿,盖尔。”

  “好吧好吧,阿不福思和亚蕊安娜必须得要参加,前者我可以允许他洗干净身上的羊味后再出现,后者我想大家都会同意让我们的小天使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我要举办得非常盛大,让全世界知道在这里、在此处有两位史上最优秀的男巫即将结合,他们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要告知众人,阿不思・邓不利多是属于盖勒特・格林德沃的。这样就不会再有该死的、愚蠢的小黏巴虫想攀上我的阿尔。这个谷仓太小了,我想盖一座城堡,我会将它取名叫纽蒙迦德,我们会在那举办婚礼。他将会成为我们的房子。也许我能让你带上我们的小公主一起,那个山羊迷就自己在旁边跟他吵闹的山羊们住在一块儿,饿了就去宰一只加菜。黑,阿尔,不要扯我的头发,我还没说完!”

  “谁让你一直这样针对我弟弟的,嗯?”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们邓不利多可团结啦,再扯下去我就要秃头了,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要继续说下去:我想让你穿上洁白的西装——如果能够是婚纱就更好了,但我猜你会不乐意。你的褐色长发会很适合的,我想掀起你的白纱、不,还是别那么快,我会先隔着那层朦胧触碰你的脸庞,抚过你的轮廓,然后亲吻你,最后才掀起你的盖头。你会是我的未来,阿尔,我会将你拥在怀里,然后顺着证婚人所说的,珍视、呵护、爱护你,为你戴上我们的戒指,就像现在这样。”盖勒特轻吻阿不思的耳畔,然后将相握着的手举至阿不思与他之间,“戴上戒指,你可就跑不掉啦,邓不利多先生。”

  他张口咬了对方的手指。


  阿不思感到一阵刺痛。

  左手无名指的位置就这样被咬出了一圈牙印。


  “盖勒特,你是不是傻子?这里可不是订婚的位置。”阿不思不满地咕哝着。

  “我这只是彩排,阿不思。”盖勒特说,“而我想跳过订婚,直接与你成婚。不然到时候订婚时你答应了,真的婚礼你又反悔了我要去哪里找到我的小阿尔。”

  “胡说。”

  “好了,阿尔。我会去找到复活石镶嵌在我们的戒指上,多么有趣?当我手执接骨木魔杖、你的手指上有象征复活的石头,而我们能够身披那件独一无二的隐形斗篷,我们在一起,死亡都无法将我们分离。”

  阿不思憋不住自己的笑意。

  “虽然这听上去有点愚蠢,但我想你是对的,盖尔。这可真是件有趣的事。”

  “是的,然后我们就真能跟世界大喊,我们掌握了死亡。”盖勒特学习着英国贵族的咏叹调,怪模怪样地说着。

  “但我想,那件斗篷可能无法同时遮掩住我们两人。”阿不思说。

  “可以的,到时候我们就披着它,然后在阿不福思的面前让你攀上愉悦的巅峰,你可得要忍住声音啊。”

  “盖勒特!”



  第一个发现阿不思和他的挚友关系模糊的人是亚蕊安娜。

  她恰巧出现在谷仓外,听见了大哥和对方的谈话。她没有挪动自己的脚步,哪怕她知道这不是一位淑女该做的事情。她听见了他们的规划,她想,那位德国少年肯定是知道自己在外头。

  姑娘并没有告诉她的二哥,而是悄悄地将这消息给瞒了下来。聪明的雷文克劳明白,知道太多事情的人是活不下去的。她看得无比清楚,关于阿不思、关于盖勒特。

  但这并不妨碍她偶尔的调皮与对他们的真诚。

  她随手编织了一个槲寄生花环放在仓库的门上,她知道他们会看见。

  这或许是身为妹妹的体贴吧?她清楚阿不思为什么会与盖勒特交好、明白为什么大哥会陷入这段情感不可自拔。她明白这些都是因为自己,都是因着对生活感到疲倦而起的情欲。亚蕊安娜相信阿不思知道这是段不健康的关系。但也没有什么是能够称为健康的,生命也就这么短,为了一个好与不好而去折腾彼此反而更加浪费所有。阿不思是快乐的,盖勒特也是。这样就够了。

  她并不在乎兄长们与谁在一起,而这个谁又是怎么样的人。但她不想他们受伤——即使这是必然的。但既然明知会受伤却仍是自主踏入火坑,那么,亚蕊安娜想,她只能帮助他们在火坑里不要那么痛苦。

  世界已经对他们足够苛刻了,她想对他们好一点。这是她挚爱的人们。

  在槲寄生下,她祈祷,或许能够让他们好运些。

  如果能够掌握死亡,没有事物能够将他们拆散分离。这对他们也是好事。

  而阿不福思知情后的抓狂就不在亚蕊安娜的担心内,她相信自己的长兄会有办法解决的。

  邓不利多家的小公主一直以来都是睿智的,就和其他的邓不利多一样。



  最后他们还是没有顺利办成他们之间的婚礼。

  世界还是残忍了些。

  对他们的温柔也死亡了。

  于是他们最后分道扬镳。

  过了很久、很久以后,在两人的争执结束后,那座城堡建成了,关着史上最危险的犯人,也是当初提出建造的少年。

  再过了更久、更久以后,在新的黑魔王失败而又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然垂垂老矣的白巫师套上了别人的指环,上头有着死亡与复活。

  冈特戒指被施下了黑魔法,能够吸引人将它戴上。

  当魔药教授质问为什么会中计时,霍格华兹的校长只是苦笑。

  他见到了当初言谈里的婚礼。

  他的少年亲手为他戴上戒指。

  他心甘情愿地迎向死亡。




fin.

评论(2)
热度(50)

2019-04-28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