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SSLE】厄里斯魔鏡

‧短打段子
‧CP:Severus Snape x Lily Evans

  “你不该把这面镜子放在这的,阿不思。我不认为依照那个愚蠢的波特血统,小波特会有能力抵抗着厄里斯魔镜的诱惑。”
  阿不思背对着他,透过半月形眼镜凝视着镜子。
  “我的孩子,你要对小哈利有点信心。”他捋着自己的胡子,“他比你想的坚强。”
  “阿不思,你让我强调多少次,我并不姓邓不利多。而坚强?你是说,屡次挑战课堂教授屡教不改的愚勇吗?这方面波特们总是做得特别优秀。”西弗勒斯讥讽地哼声,“这可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消息,而你,身为一校之长,选择将这些东西引进学校。”
  阿不思仍是满脸笑容,声音却不带着一丝笑意。
  “西弗勒斯,你是在担心他,还是在担心你自己?”
  西弗勒斯的眼帘半垂,深不见底的黑色眸子看似冷静,实质上是一触即碎的假象。
  “我并不担心任何人。”他说,一如往常笃定、刻薄的口吻,“他可是那个『活下来的男孩』。”
  “是么?西弗勒斯你可真是不坦率。”阿不思的声音回复成平常的轻松,“即使哈利无法克制住,我还是有办法的。”
  “希望如此,阿不思。”

  他们的交谈没有后续,阿不思转身向他摆了摆手,先行离去。
  空荡的废弃教室里仅剩西弗勒斯一人。

  他凝视着厄里斯魔镜一阵后,兀自发出了嘲讽的讥笑。
  那笑声带着疯狂、带着绝望、带着自责与歉疚。
  他闭上眼,运起了大脑封闭术。

  他会耽溺在魔镜里吗?
  他不会。
  那都是虚假的。
  莉莉不会再朝他伸出善意的双手,没有莉莉了。
  存在于幻想中虚假的赝品是对那朵百合花的亵渎与侮辱。
  他怎么可能会沉沦?
  他自嘲地笑。

  待他再度睁眼,这一切复杂在瞬间被尽数抹去,仅剩空洞的黑曜石存在于眼眶中。
  他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不再是谁的西弗了。

FIN.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