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文評。

(幸福到升天)
我好愛蛇蛇(哭哭啼啼

澜惜:

附上原文(【懟你】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君酌 ,除她以外的人,請勿隨意轉載。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取由西格里夫·薩松《於我,過去,現在以及未來 》的詩句。


探詢因啟蒙而內心掙扎的紛亂與苦楚,從思緒開始萌芽長成灰暗茂盛的巨木,撐起骨架的枝枒。他因恐懼和自我而害怕,擱置著焦躁與疑慮,宛如一間空曠的黑色房屋,李澤言的內斂自持似如神韻優雅,如醇厚濃豔的酒香值得令人細細品茗。他宛如野獸,置下迷局,從君酌文裡稍稍取出一段,敬畏由然而生。為喟嘆、為傾倒於這番迷茫與過錯,與對人性灰暗的懵懂、不解,與苛責。而愛往往是最好的療癒傷劑。


"他記得過去、記得一切,望見你那雙雖然迷茫卻仍是清澈的雙眼時,他不禁心想,這雙眼何時會被現實淤濁,成了又一個在利慾海裡浮沉的醉者。"


理性與感性相互凌遲,他們湊起一絲不和諧的音律與奏響而戰慄。


"你過去曾說他的眼裡像是有星辰大海那般的醉人,可他卻想告訴你,你的眼裡有著令人被蠱惑的幽深。
那樣的幽深不是會使人頭皮發麻的深沉,而是種對所有事情的包容。
彷彿所有的一切,都能在裏頭找著答案。
他從來沒有和你說過這點,也並不打算在未來告知你。"


文筆帶有一絲雅致,不會過分濃烈,君酌營造出的是白花浪濤下的暗波洶湧。螫伏獵物護存珍寶,吞噬李澤言的心,他試圖在這中間尋求平衡,不願喪失迷離。


商人貪婪習性總是擅於潛伏,這次也不例外,他們老早準備好甜美的果實誘等獵物直待致命一擊,欲探獠牙撕咬覆滅,面對所愛則至死不渝。


你是他饕餮的所願所求,身心全由這一株薔薇全數掏空,如同文末結尾所敘: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調和猛虎殘酷而又溫存的本質。


如你、如詩、如他,三位一體。


希冀著愛的耀芒。

评论
热度(1)
  1. 君酌淬燭. 转载了此文字
    (幸福到升天)我好愛蛇蛇(哭哭啼啼

2018-03-25

1 淬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