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懟你】當李澤言變成李澤呱

李澤言x你||當李澤言變成李澤呱

食用注意:
1.又名《澤呱王子的公主殿下》
2.有原型uwu
3.OOC屬於我,可愛屬於李先生、原型和你們(比心)
4.只會有李先生的場合,不要問我有沒有別的先生的場合qaq
5.糖,妥妥的糖。歡樂逗比向。
6.養蛙應謹慎,小心被吃;飲酒請適量,過多傷身。

能接受的再繼續看下去。麼麼噠。

  「……?」
  你看著床上突然出現的青蛙,有些錯愕。這是什麼整蠱節目嗎?一大清早的,就不怕自己睡相不好,把青蛙給壓扁了嗎?
  你試著戳了戳小青蛙,青蛙瞪著你,一臉「媽的智障」的表情。
  ……等等,一隻青蛙會有這麼多表情嗎?
  你看著青蛙拿起一支粉色的手機。
  這支手機好像有點眼熟。你想,這個少女粉、這個款式、桌布還是自己的睡顏。啊,是李澤言的手機呢。
  他拿我的睡臉當桌布?!
  你的關注點毫不意外地跑偏了。
  愣了楞才意識到這隻不知道哪來的青蛙居然拿李澤言的手機在敲敲打打。
  你都不知道是該試圖拯救李澤言的手機不被兩棲類給碰到,還是應該先讚嘆這隻青蛙的高智商。
  「呱。」青蛙叫了一聲,試圖抓回你已經不知道神遊到哪的思緒。「呱呱。」
  屏幕上的字寫著:我是李澤言。
  「……哈?你在逗我吧?」你看著五個字加上一個句號,一臉懵逼。
  青蛙的表情寫滿了鄙視,好吧,不要問為什麼你看得出他的表情,你也不知道。
  你小心翼翼地又戳了他一下,「欸不是、你真的是李澤言?是的話就呱兩聲?」
  「呱呱。」當然。
  「……臥槽這個世界是怎麼了?」你仰天,突然想起昨晚你們的對話,又一臉微妙地看向小青蛙。低聲咕噥著,「這樣你也算是得償宿願了吧……」
  「呱?」你在說什麼?
  「沒有,什麼事都沒有。」你看著青蛙歪頭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變成動物就變得坦率些了嗎?
  青蛙像是意識到自己的窘樣,冷靜地在屏幕上又敲下了幾個字。
  『再笑就撤資。』
  這下你真的確定這小傢伙是自己的戀人了。你完全遏止不住自己的笑聲。
  「那也要你變得回來啊李澤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沒有良心地笑完,你還是帶著李澤呱去了許墨的辦公室,試圖將戀人變回來。
  ──嗯,畢竟雖然李澤呱很可愛,但你還是比較希望跟人類談戀愛的。
  許墨先是憋笑憋得肩膀一聳一聳的,後來又忍不住幫李澤呱拍了幾張照。
  「我覺得這需要解剖一下才能更了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最後得出這樣的結論。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你這居心叵測的傢伙是想趁機殺掉我吧?撤資!
  「沒有,我怎麼會試圖對李澤言不利呢?我頂多對李澤呱動手罷了。」許墨瞇起眼,和李澤呱四目相對。
  「呱呱!」幼稚!
  「今天可以煮紅燒田雞。」許墨笑著舉起了小刀,「如何?」
  「許墨。」你無奈地打斷了兩人的互動,「沒有別的辦法嗎?」
  許墨笑了笑,「這我也無能為力。」
  你只好帶著李澤呱和許墨道謝,離開了他的實驗室。
  李澤呱:謝個屁!他要殺了我!

  離開許墨的實驗室後,你們遇見了喬伊,喬伊看見青蛙、興沖沖地拉著你進了工作室,快速地幫李澤呱做出一套衣服。
  你跟喬伊表示了希望能是可愛些的,例如小恐龍裝之類的,被李澤呱用魔性的呱呱聲給駁回了。最後你遺憾地拿著小恐龍裝,看著李澤呱穿上特製小西裝──左胸前的口袋還繡上了四葉草的圖樣。你完全不想知道為什麼喬伊有辦法在短短時間內變出這些東西,喬伊還順手從窗台上摘了株四葉草讓李澤呱拿著,當你因為悶笑又收到李澤呱的不滿呱聲時,喬伊一臉「我懂,這就是寵物啊。」的表情。
  你很想跟喬伊說,不,這是頭頂Boss,不是普通的呱呱。
  「澤呱啊,你這樣也不能上班吧?我打電話給魏謙說一聲。」你忽然想起,這貨也是要上班的,拿出了手機撥給華銳的首席助理。
  李澤呱皺了皺眉──如果他有眉毛的話。
  「呱呱呱呱呱?」你不用上班?
  你對他比了個「噓」的手勢,「他沒事、不用特意來看了。好,那就這樣,麻煩你了。」
  你掛斷電話,把手機放到口袋後,一手捧著李澤呱,伸出另一隻手戳了戳他的臉頰,「我早上就已經請假了。不過澤呱,你是不是胖了?」
  「呱呱呱呱!」這是汙衊!
  「你也這樣覺得啊,唔,澤呱你如果變不回來怎麼辦啊……欸對了,我是不是應該要準備點青蛙的食物啊?澤呱你想吃蒼蠅嗎?」你皺著一張臉,一副「你如果說是的話我就鄙視你一輩子」的表情。什麼?你說愛可以克服一切?可是愛沒辦法克服對昆蟲的恐懼。
  李澤呱用呱聲表達了對昆蟲極度的不悅,你歪了歪頭,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啊!」了一聲。
  「澤呱,我們去問悅悅,悅悅最近在玩旅行青蛙,應該知道的吧?」你想起那個使你有養旅蛙衝動的下屬,「我的電腦也忘在公司了,我們去一趟、好嗎?」
  雖然明知道可以和你說上網查一下就行,可看你一副擔憂、慌亂的樣子,青蛙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
  其實你心底還是很怕的吧?他想。自己的對象變成青蛙、而且也不曉得變不變得回來,那股驚嚇也不是常人有機會遇見的。
  可如果一直變不回來呢?難不成自己就要一世都是青蛙的樣子嗎?那這樣、該拿你怎麼辦?他在心底苦笑,這是天意叫自己放手嗎?一個人,與青蛙相戀,這話說出去都顯得可笑萬分。
  他該怎麼辦。

  「澤呱?」你出聲喚他,「我們到囉。你還好嗎?」
  你察覺到他的鬱鬱寡歡,或許變成動物也是有好處的,一切的情緒不再如人型時那般容易被掩下。
  「呱。」
  你正要走進公司,韓野恰好往外走來、遇到你。
  「老闆你今天不是請假嗎?欸老闆你手中這啥?青蛙?」韓野皺了皺眉,一臉複雜,「老闆,這是寵物還是加菜啊?當寵物也太醜了吧。」
  這時候你就無比懷念李澤言的花式懟法了,尤其是當中最好用的一招。
  「韓野,你年終沒了。」
  「欸欸──?!」
  你帶著李澤呱上樓,澤呱雖然還是一副睥睨人群的樣子,你卻感覺得出他的心情真的是愈發不好起來。你不曉得該怎麼安慰他好,也不曉得該如何去幫助他。你垂下眼簾,安撫的摸了摸澤呱的頭──就像他平常對你一樣,你低聲說:「李澤言。就算你是李澤呱我也不會嫌棄你的,我保證。」
  「……呱呱。」無聊。
  你笑著戳了戳他,「如果你變不回來的話,我就養你吧。這樣就換成我養你一輩子了。也不壞,不是嗎?」
  他撇頭不說話。
  你知道他的心慌,你的心底也不是沒有慌亂。但你知道你得保持冷靜,得告訴他你是真的──真的不會因為他的變化而離開。那個驕傲的男人啊,在他選擇留在臥室等你起床時,就已經注定了:他把所有的驕傲卸下,把所有的銳利都給放下。他將自己擺在最卑微的地方,等你,等著你起床。他大可以在變成青蛙時就離開,傳個訊息告訴你、他臨時出差去了,就此逃避。可他沒有,他在等你。他把他的信任給了你,縱使他其實並不確定你會不會拋下他,他仍願意相信你這麼一回。你希望自己不要讓他失望。一如過往。
  他給予你他所有的信任。
  你回報他你所有的真誠。
  恰恰好如此的等價交換罷了,只是,你希望這樣的交換能持續一生。
  就算他是呱呱,也是全天下最可愛的呱呱了。
  你走進自己的辦公室,把李澤呱放在辦公桌上。轉身在櫃子裡翻找自己需要的文件。
  「老闆你找我?」悅悅收到你的訊息,端著咖啡走到你的桌子前。
  「對。欸悅悅小心──」你回頭時,悅悅正準備把咖啡往你桌上一放,你連忙高呼阻止她把咖啡放到李澤呱的所在處。「別壓到呱呱了。」
  悅悅被你嚇得愣在那。
  你伸手讓澤呱跳到你的手心,一臉歉意地和悅悅說:「抱歉,悅悅,我有些著急了。」
  她搖了搖頭,視線凝滯在你的手。「沒事的。不過老闆、你養青蛙了?」
  你無奈地點了點頭,「一隻不吃蟲的青蛙。」
  「老闆老闆,你的青蛙好可愛啊!他叫什麼名字?」悅悅興奮地試圖要伸手去摸他。
  「我就是來問問妳,妳不是有玩旅蛙嗎,旅蛙裡的青蛙都吃些什麼呢?」你見情勢不妙,趕緊把話題叉開。
  悅悅伸在空中的手停了下來,她的笑容有些僵硬。「老闆,這事應該去問獸醫比較準吧?」
  你快速地搖頭,「不行。這萬萬不行。」若是帶去,發現他和普通青蛙不一樣就不好了,你心想,就算知道被發現的可能性不大,但只要有那麼一丁點、你就絕不同意帶他去冒險。
  「呃……」悅悅打開了遊戲,一一跟你解釋起每個麵包的用途。
  聽完後,你確信這些資訊除了李澤呱全部都能吃而且沒有出現他不喜歡的──例如青椒──這個用途外,沒有絲毫參考價值。你想了想,決定還是問一下關於照顧青蛙的注意事項。「還有什麼要特別留意的嗎?」
  悅悅想了想,和你說:「我會幫我的青蛙準備帳篷,可是老闆你應該就不用了吧……?」
  你看了一眼李澤呱,李澤呱抬頭看你,眼神裡寫滿了「我看起來像是要出去旅行的樣子?」
  「我想應該不用。」你輕笑。伸出手指戳著李澤呱的臉。
  「呱呱。」笨蛋。
  「哎老闆,你還是上網查一下如何照顧青蛙好了。雖然我還是勸你帶他去看一下獸醫。」
  「謝謝你啦,悅悅。」
  「不過老闆,李澤言同意你養小寵物?我以為他會不願意家裡出現除了你倆外的任何一個生物。聽說連魏謙都沒去過你家?」悅悅收起了正經的樣貌,一臉八卦的樣子。
  「咳,」你決定還是替他反駁一下,「也沒那麼誇張,魏謙還是有到過我們家的。」
  悅悅一臉不相信。
  「……到門口就被趕回去就是了。」你有些心虛。
  「呵,男人。」悅悅揶揄地笑。
  在旁邊聽完全部對話的李澤呱表示,呵,女人。

  你帶著李澤呱先是去買寵物店買了些青蛙專用的用具,然後繞去附近的麵包店買了些吐司。
  當你們準備回家,在中途經過公園等紅燈時,聽見了一夥小朋友正纏著林萌萌問東問西。
  「萌萌姊姊!為什麼青蛙被公主親了就會變成王子?公主為什麼要親那隻青蛙?」小女孩的聲音因為興奮而顯得有些大聲。
  「唔,因為公主喜歡他啊。」林萌萌聽起來有些小困擾。
  「蛤──公主幹嘛喜歡一隻醜不啦嘰的青蛙?這是背德的吧?」小男孩嫌棄地說。
  「……我想,這或許該用『真愛』來形容。故事的重點其實並不在公主親了青蛙,而是告訴你,當你遇上那個你真正喜歡、願意用一生陪伴的人時,即使對方再怎麼其貌不揚,你都願意陪著他相守一生。」林萌萌想了一下,下了這個結論。
  你的心被林萌萌的這段話紮了一下。
  是的,無論他是怎麼樣,你都願意愛他。
  一如那個童話故事一樣。

  回到家後,你先是把澤呱放到地上、讓他先進去,換上你的室內拖鞋。
  你把鞋子放進鞋櫃,看見李澤言的皮鞋還好好地擺在你的鞋子旁時,苦笑了一下。
  你收拾好自己有些低落的情緒,回頭卻看見李澤言仍待在那裏等你。
  他的黑瞳凝視著你臉上的所有變化。他看著你,一如以往那樣專注──甚至更甚以往。
  「澤呱啊,」你故作俏皮地說,「你先去開一下暖氣好不好?我有些冷。」
  李澤言猶豫了一下,還是跳著去到客廳的桌上按下暖氣的遙控。
  你突然有些害怕,怕他看到你的無措、你的洩氣。
  你怕他對你失望。
  也怕傷到他。
  你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無能。你每一次向他求助,他每次都有辦法幫你解決問題,這次他遇上了麻煩、你卻無能為力。
  你提著兩大一小的袋子走到廚房,把食物那小袋先放好,然後才提著另外兩個大袋子走向浴室。在這過程中,他從客廳的桌子跳下,亦步亦趨地跟在你旁邊。
  你沒有說話,你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想告訴他,你永遠愛他,無論他是什麼樣子。
  就算是這個樣子,你也非常喜歡。
  只是,你感覺得出來,他不會因為這些話而開心。
  甚至,他還有可能會告訴你,放棄他、去追尋自己的幸福。
  這是件非常矛盾的事,他想你不放棄他,但又希望你拋下他。很矛盾,但不難理解,這男人是如此愛自己,以至於真的把自己擺到最卑微的地方。即使平時總是毒舌、龜毛,但哪一次不願意幫你?哪一次不願意為你放下自尊?甚至願意看你亂七八糟的企劃案,看到半夜,也沒有說一聲累。
  可他希望你幸福。
  他不曉得自己這副模樣最後是不是會變成拖油瓶。
  你知道你會一直愛著他,他也知道。
  但這就像達摩克里斯之劍一樣,會一直懸在他的心口。
  他對現況的自卑總有一天會把他壓垮,你知道,他也知道。
  你想他信任你,他的確信任你,但這份信任、到底會不會被現實給磨碎,你們都很害怕。
  你一邊想著,一邊把新添購的、關於青蛙的瓶瓶罐罐放到架子上。李澤言跳上鏡子前的平台,看著你。
  「怎麼了,李澤言?」你被他的專注給逗笑了。
  「呱呱呱呱。」你不開心。
  你嘆了口氣,「李澤言,我覺得我還是再和你說一次好了。」
  「不管你是什麼樣子,我都會一直愛著你。不管你是李澤言、李澤呱、還是李澤汪李澤喵,我都會愛你。這是時間帶不走的。我發誓過,我會一輩子愛你,那我就會做到。」你笑了笑,「我不開心,是因為我覺得我沒有幫到你,並不是因為嫌棄你或是感到厭倦。我知道你對現狀感到焦躁、不安──不要否認,你自己也知道動物樣子的你有多容易看穿,我知道你心底還是存在著畏懼。我不想讓那份恐懼被放大。」

  「我愛你,我用生命、用靈魂愛你。」
  「即使是死亡也帶不走這份愛。」

  「我是真的愛你,就像那篇故事一樣。」
  「不因為外在,只因為你是你。」

  「所以愛你。」
 
  「雖然我不是公主、你也不是王子,但我還是願意吻你。」
  你像是要證明你所言不虛一樣,你將他雙手捧起,低頭輕吻在他的額處。

  你其實並不太願意相信世上有奇蹟存在。
  即使你是《發現奇蹟》的製作人,還是個Evolver。

  可世上好像真的有奇蹟。

  你錯愕地看著李澤言從一隻青蛙變回人的模樣。
  ──雖然是裸著的。
  「李、李澤言?你……」你愣愣地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話,甚至都有些傻在那裏了。
  恢復原貌的男人也有些意外地挑眉,但又立刻將手環過你的腰間。「嗯?剛才不是挺能說會道的嗎?現在怎麼一個字都說不出了?」
  你覺得世界都奇幻了起來。木在那、實在是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你不說話,那我就說了。」李澤言的嘴角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這話我只說一遍。」

  「你知道青蛙為什麼會變回王子嗎?不是因為對方是公主。而是因為他喜歡上了公主。」

  「雖然你不是公主,可你是我心中獨一無二的珍寶。」

  就算話說得再怎麼感人,你還是決定先罵男人一句。
  「李澤言你倒是穿上衣服再好好說話啊──!」

  你被燥得臉紅,丟下男人便走向了客廳。
  被你留下的李澤言因你的反應而輕笑出聲,拿了掛在浴室的浴袍,隨意地繫了個結也走到外面。他赤腳走在木質地板上,皺了皺眉、快速地走到房間換上還在床旁的拖鞋。
  「李澤言──!我餓了!做飯!」客廳傳來你的刻意嚷嚷,不難從你的聲音裡聽出還未散去的害羞。
  在你沒看見的地方,李澤言的臉上是蓋不過的笑意。

Fin.

不負責任的後續──關於前一天的願望

  李澤言醉了,魏謙開車載他回來。
  途中李澤言不斷強調他沒有醉,然後還執意幫魏謙介紹羅嘉,打算提議讓羅嘉包養自己的助理。
  魏謙心理苦,魏謙很想哭,可是總裁不打算理會。
  「辛苦你了,魏謙。」你對青年歉意地笑,「我帶他進去就行了。」
  「那個……還請加油!總裁醉了有些麻煩的……」魏謙一臉糾結地和你說。
  你眨了眨眼,示意對方沒事的。
  過程中李澤言一語不發,在魏謙喊著你名字道別時,他才說了這麼一句:「魏謙,稱呼錯了。禮貌呢?」
  魏謙立刻懂他的意思,「晚安總裁!晚安總裁夫人!」
  見著李澤言一臉滿意的樣子,你有些無奈。
  你幫他脫下他的西裝外套,順手替他拿好室內拖鞋。在你確定他能自己換好鞋子後,你走到浴室,將衣服拿到洗衣籃。再到廚房倒了杯醒酒茶,端到客廳拿給男人。
  男人坐在沙發的一邊,乖巧的小口啜飲著熱茶。
  他微微瞇起眼,氤氳的霧氣讓他的輪廓看起來更柔和了些。
  你拿出手機,正打算回悅悅的訊息。
  「看著我。」他突然開口,不滿地望向你。「你只能看著我。不要看別人,好不好?」
  你失笑,男人的這面也挺可愛。
  「可是我還是得要回人家訊息啊。」你故意逗他。
  他抿了抿嘴,一口喝下所有的茶,然後蹭到你的身邊。
  「看我就好,好不好?」他坐在你的旁邊,頭埋在你的頸窩。
  你好笑的揉了揉對方的耳朵,「好,只看你。」
  他抬頭,吻上你。
  因為酒精而有些失去控制的理智讓你們倆差點擦槍走火。
  「李澤言啊,」在他把你壓倒在沙發上時,你決定還是阻止一下對方酒後放縱的舉動。你想了想,決定換個話題。「你知道旅行青蛙嗎?我有些想要養一隻呢。」
  他皺了皺眉,放鬆了手掌施加在沙發上的力,改趴在你身上,但仍是有微微撐著自己的重量,沒有給你帶來太大的壓迫感。他像大貓一樣,蹭著你的脖頸。
  「不行。」
  「為什麼?」
  「……養了會變成擔心小孩的家長,你會開始掛念他有沒有吃飽、穿暖。還會擔心他為什麼不回家。」
  「喔?總裁你很了解?不會是偷偷養了吧?」
  「……沒有。」
  「不過就算沒養,也會掛念你平時工作會不會太辛苦、三餐有沒有按時吃,也會擔心你喝酒喝太多,對身體不好。」
  「……你如果要養,只能養李澤呱。」他低聲,悶悶地在你耳邊說。
  你被他的話給逗得開懷大笑。
  「好,我只養李澤呱。」

  「呱一聲來聽聽吧,我的李澤呱。」
  「呱。」

fin(這次是真的結束了)

後記
對,又是旅蛙梗(不)加上青蛙王子的故事。
三歲呱呱叫真的好可愛,幫三歲打摳。
然後有小夥伴問說,我寫這種乙女向的文會不會把自己代入女主視角。我在這裡再答一次:不會,我不會代入我自己的視角。不管是之前寫耽美或是現在寫乙女向的文,通常都是畫面直接在腦海,我不大會特意用自己的想法、而是直接把腦中那個劇情寫下來了。
不過,假使一定要用我視角寫的話,cp大概會變成我x懟懟而不是懟懟x我了(想幹嘛)
再提一下全篇的重點:飲酒請適量,過多傷身。還殺精喔(欸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评论(2)
热度(62)
  1. Nicole君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