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懟你】持續到永恆的時間

食用注意:

不負責任地發糖。
這真的是糖,不要被他前面的小刀給騙了uwu
CP:李澤言×你

正文。

  「李澤言,如果哪天--我是說如果,你喜歡上了別人,請一定要記得先跟我說。」你趴在他的大腿上玩著手機,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李澤言被你的話給錯愕了一下,沙發突然都不是那麼柔軟了。他敲著鍵盤的手頓了好一陣,就在你以為他不會開口回你的時候,他出聲了。

  「……白痴,瞎想什麼。又預知到了什麼鬼東西?」

  「不是預知,我只是在跟你打個商量。我可不要到時候明明已經預知到了,你卻硬是說你沒有,這樣我還是挺難堪的。」你放下手機,掰著手指試圖跟他說明這件事的重要性。「你瞧,你是華銳總裁、我也不過是個小小影視公司的負責人。你在外頭有新歡了,我還一直以為你一心一意、這不是成了笑話嗎--別人嘴裡的那種,認不清自己的身份?何況我也不想讓我們的感情有那麼不好的結束,都是成年人了、好聚好散不是挺不錯的嗎?」

  李澤言沒有打斷你的話,只是危險地瞇起了眼。

  等你意識到對方不高興而停止說話,抬頭看他時,被他一把抱起來。你依然沒有離開他的大腿--只不過是從當作枕頭靠著變成了坐墊。

  「你把我當什麼樣的人了,嗯?」他的聲音因為惱怒而比平時暗啞了幾分。
  「李澤言,我講認真的呢。」你努力擺出一副真誠的樣子,希望男人懂你的意思。
  「我看起來像是會在外面有人?你對我的信任也不過就只有這種程度。」他嘲諷地笑,涼薄的唇勾起一個刺人的弧度。「有時候我會很懷疑,你是不是沒有心。」

  你委屈地癟了癟嘴,「我也沒有說我不會難過啊,而且這還不是為了你好。我不想讓你到時候因為愧疚而勉強自己繼續和我在一起。」

  「……那你有沒有想過,有些人注定一生只會有一個人。」他的笑容半分不減,這或許是你看過的、他笑容維持得最久的一次了。

  他笑得就像是被這個世界遺棄了那樣。

  讓人突然反應不過來,這人其實是那個翻手覆雲的華銳總裁。也忘了這人其他任何榮光的頭銜。
  只記得這是他。

  是李澤言。

  你苦笑,感情這事啊,向來都是先喜歡上的理虧。自己不過是個小公司,公司裡的美人就已經不少了,何況是在那鶯鶯燕燕環繞底下的大集團呢?又有誰,能夠堅貞、而非監守自盜呢。你想過,如果有一天李澤言在外有人了,或許你會考慮直接搬走、去外頭租房子,從此成為普通的投資人與負責人的關係;或許你會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只希望這片虛假的美好能夠維持得更久一些,久一些,最好、能夠讓你把「知道了」的這個秘密帶入棺材。

  可你還是捨不得,你想給他最好的。

  給不了他金錢,你想創造出一個收視奇跡給他;給不了他世界,你想創造出一段最美好的感情給他。就算這當中並沒有你,你也甘之如飴。

  你們陷入長久的沈默,互相凝視著,像是要讓這瞬間成為永恆。你不曉得他有沒有把時間暫停,或許有、興許沒有,剎那即永恆,你像是在他的眼裡看見你們韶華白頭、青絲覆雪,又好像是在他的眼裡什麼都沒有看見,只有看見自己的倒影。

  你不意外他會不高興,捨身處地去想、自己也會不滿吧?自己明明是如此愛他,對方卻始終想把自己推給別人。

  能不能對我有點信心?能不能不要懷疑我?能不能不要放棄我?

  想想心就疼得像是被碾過一樣。
  但自己又能如何?不過是想給這份美好的記憶留條好聚好散的退路,給彼此先放好臺階。心疼,心疼李澤言被自己這樣質疑,這人這輩子或許都沒有接受過這樣的--汙辱--吧?但心疼又如何,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自己總要給未來的兩人打好預防針,就算還沒有預知過這種情境也好。

  最後是李澤言示弱了。
  你並不意外。
  這人啊,雖然平時總是那麼強勢,但卻從未拂過自己的意見。你明白他把你當珍寶疼惜,但你又何嘗不是?

  太疼了。
  真的很疼。
  看見他那副模樣,自己心就止不住地疼。
  有刺在扎著自己。
  不敢想像哪天真要放手,自己能不能維持著風度。

  李澤言看著你,「聽著,如果哪天你預知到了,也要告訴我。」
  這是答應了嗎?你有些疑惑。

  「……為什麼?」知道了歸知道,親口說出「你會在幾年幾月幾日幾點幾分幾秒在何處遇上你的真愛OOO」還是不同的感受。知道了還能催眠自己說,他只是逃脫不了命運,說出倒成了自己真的「親手」把戀人和別人送作堆一樣。

  李澤言伸手抱緊你,低聲在你耳旁說著。

  「這樣我就會把時間永遠地停在、你還沒離開我,而我還深深愛著你的時刻。」

fin.

後記.
我愛李懟懟,老婆快回家❤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