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酌 —

【轰爆】没说出口的时空(1-1)

‘Attention’

  cp:轰焦冻x爆豪胜己

  欢乐向、十年后设定有。反派出来打酱油有。

  原作属于堀越耕平,OOC属于我。

       蠢作者智商日常欠费中,文笔依然小学生。

       双向暗恋。



                                                                                                           Ready?

 

1-1

  这一天对爆豪胜己来说,无疑会是个能被列入史册那般重要的日子。

  他看着眼前那比自己矮半颗头的少年,一脸懵逼。

  「哎呀,轰同学变小了?」绿谷出久跑道自己身旁,端详着比自己还高些的少年。

  这要回到三个小时前说起。

  爆豪胜己一起床,豪不意外地看见身旁空荡的床铺。

  窗户早已被打开,一室的旖旎气息也不复存在。

  房内的空气忆如往常的清冷,那是属于另一个人的味道。

  爆豪胜己皱了皱眉,昨晚的浪荡令他再度晚起。床边闹钟上明晃晃地陈述了现在已日上三竿的消息。他揉了揉脸,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

  锁屏是两人和绿谷出久及欧鲁麦特的合照,这还是那俩货趁自己不备时换上的。爆豪胜己无意识地用指腹轻轻地磨蹭那与自己夜夜笙歌的脸庞,却又在猝不及防时解开了锁。他的目光暗了暗,很快又像个没事人般滑起了手机。

  Instagram上头的限时动态一如以往的引人注目。

  爆豪胜己面无表情地点开了发小的头贴,看见了对方私帐所发的狗粮。对方正与欧鲁麦特玩着王八画龟,昔日英雄的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以及那画得乱七八糟的涂鸦。

  他冷漠地按了下一个,蛙吹梅雨和常闇应邀在儿童剧团做嘉宾——他怎么不知道原来英雄还有这种功用?

  切岛发了鸣久违的失神模样,惹得他嗤笑出声,快速地打字响应嘲笑伙伴的痴样。他完全能想象到鸣电气清醒后的恼羞成怒。

  他伸了伸懒腰,将手机放下,走到浴室做洗漱。

  轰焦冻向来都不会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不晓得是本就善于自我控制还是纯粹不愿意。爆豪胜己刷着牙,胡思乱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

  没心没肺久了,似乎一摔就栽得特别狠。

  他换上从衣柜里随意拿出的白衬衫,不紧不慢的从冰箱里拿出前一天八百万百给的麻婆豆腐,微波后配着早上轰焦冻准备好的白粥作为早餐。

  那女人的手艺还是挺不错的。爆豪胜己不无所谓地想,指不定那人和八百万百的关系那么密切是因为他们是厨房之友?

  他将吃完的餐盘放进洗碗槽,假日的悠闲与生理上的怠惰令英雄懒洋洋地倒在沙发上玩手机,丝毫不担心身上会长膘似的。

  他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手机观看时下正流行的真人秀视频。艺人们夸张的表现逗得他大笑出声,幸灾乐祸四个字在他身上展露无遗。

  但很快地,他又笑不出来了。

  八百万百的直播通知跳了出来,他原本仅是想将其滑掉、却不小心点进了对方的频道。

  八百万百并没有所谓工作用账号与私人账号的区别,她本人表示她坐不改姓行不改名,没有什么好心虚藏起来不让人知道的。

  这样坦率而直接的态度让一种想知道自家英雄私底下互动的别家粉丝与她本人的真爱粉也无比爽快地按下追踪。

  看着屏幕里出现的好看手指,爆豪胜己止不住地焦躁了起来。

  「各位好——」八百万百轻快地说着,「现在是早上十点十五分。我正在和焦冻吃早午餐,和Pinky打赌输了,只好来搏命直播大家的男神!焦冻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镜头拉远了些,将轰焦冻的上半身都拍入了视频。

  「早上好。」他说道。

  爆豪胜己挑了挑眉,底下的评论都快炸开了。

  诸如「那手我可以舔一万年!」、「哎呀屏幕脏脏的我来舔一下好了!」、「男神男神我要给你生一座花果山!」、「今天的女神特别活泼,这样觉得的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吗?」、「排楼上,大概是男神在才这样吧(比心)」、「官方发糖、西皮狗此生无憾了。」的发言层出不穷,八百万百尴尬地澄清了两人的关系,得到轰焦冻不咸不淡的一注视以及粉丝们更多的调侃。

  在观看直播的英雄明显不只爆豪胜己一个人,绿谷出久也是其中之一。

  「咦?跟芦户打赌输了哇?哎呀,那你们吃完饭后要去哪玩?我和欧鲁麦特去找你们吧!」

  轰焦冻必然也是看见了绿谷出久的留言,头疼的揉了揉眉际,略为心塞地开口道:「这样会引起道路阻塞,有人会生气的。」

  底下留言整齐地刷着「笨久智商通常运转www」

  八百万也笑出声来,夸张地吐槽着:「哎这可真别提,这人真是愈来愈难约了!要约出门还得贡献出好吃的料理才肯出来,明明自己就不大吃辣还指名要辛辣料理,真是!」

  轰伸手敲了敲桌子,无奈的态度与亲昵的关系不难看出。

  「不是说等等要逛街?」轰出声,对昔日同桌的出卖无可奈何。

  留言区又是一片的「狗眼已瞎」、「心疼管理交通的天哉一秒钟」。

  爆豪胜己头脑一热,快速地打下了两个字后按下发送,然后便将手机收入口袋、风风火火的出了门。

  他不会知道,自己的留言一发出便又被其他人的吐槽给淹没、却没有逃过某个明明身为直播主角,却又开着手机围观直播的男人、那探究的目光。

  此时,看到此留言的众英雄们心底所刷过的弹幕加起来绝对能绕地球无数圈了。

  爆豪胜己不知道自己的烦躁感从何而来——应该说,他是知道的,只是不明白自己凭甚么如此芥蒂。

  他不悦的咋舌,感觉自己吃下的早餐都恶心了起来。

  八百万百讪讪的关上了直播,战战兢兢地望向看不清情绪的男人。

  那条留言她也有看到,她开始懊悔自己就不该答应和伙伴打赌。什么输了的人就要用对方平时直播的口吻去拍摄轰或是爆豪、这根本就是场恶梦!

  「没事。」轰淡淡地说,「不用在意,我先去结账了。」

  完蛋了完蛋了这次真的玩脱了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芦户三奈都是你的鬼主意啦——!

  被淹没的留言是这样写着的:

  呵呵。

  也在围观的绿谷出久讶异地喊着同居人:「欧鲁麦特!小胜他、小胜他居然说了呵呵!」

  欧鲁麦特正洗着脸,毛巾下传来闷闷的声音。

  「爆豪少年?那又怎么了?」

  绿谷出久一脸「你居然不懂」,意味深长地说:「每个『呵呵』的背后,都有数不尽的『傻逼』。」

  欧鲁麦特即为冷漠的自毛巾中抬头,望向自己相处多年的火种。

  「呵呵。」

  他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何为年龄的代沟。


评论
热度(37)